话题:

2014-08-08
若寒整了整衣服,站起来,“那小女子就先丑了。”然后对着太监总管说:“有胡琴没有?” “有的,四王妃请稍等。”李英连回道。不多时,胡琴拿来。若寒像模像样的拨了几下,然后正色道:“一会有谁觉得不好听的,就自己把耳朵堵上吧。” 说真的,若寒的才艺确实少的可怜,主要是因为她懒,再就是因为她感兴趣的事物比较少。这个胡琴还是她看了林青霞主演的东方不败的电影才想要学的,主要是想学林青霞那个边弹边唱的洒脱感。可是最后也就弹了一个月就丢了,没想到会在今天再次拿出来。 最后她清了清嗓子,边弹边唱了起来。 红尘多可笑 痴情最无聊 目空一切也好 此生未了心却已无所扰 只想换得半世逍遥 醒时对人笑 梦中全忘掉 叹天黑得太早 来生难料爱恨一笔勾销 对酒当歌 我只愿开心到老 风再冷不想逃 花再美也不想要 任我飘摇 天越高心越小 不问因果有多少 独自醉倒 今天哭明天笑 不求有人能明了 一身骄傲 歌在唱舞在跳 长夜漫漫不觉晓 将快乐寻找 ...... 若寒唱的很用情,这是她对人生的一种概况。不问因果,不问是非,只快乐的做她自己,那份无羁的洒脱,是她一生都在追求的。也许是感受到她歌里的深意,原本闭着眼睛的莫天傲情不自禁的张开眼,那一眼,让他原本风平浪静的心激起了阵阵涟漪。 莫天琪跟莫天麟更是惊呆了,不光只是因为若寒唱的好,更因为她唱出了自己心里一直所想要的那种生活,难怪,他们会忍不住的想要亲近她,因为她是身上就有他们一直想要的洒脱。 云汐瑶的眼睛睁得大大的,仿佛不认识她一般;锦夫人也是没想到,也许,他们都小看了她。 很完美的收音,若寒结束了她的表演。靠!她有唱得这么烂吗?摆脱给点反应好不好。若寒看着他们的表情各异,有些挫败感,这可是她苦练了一个月的成果好不好? “啪、啪、啪。”很响亮三声,“果然云府出人才啊!”皇上的一句赞赏顿时让若寒垂下去的眸又有了色彩,别人说好那都是浮云,皇上说好那才是真的好。这一刻,若寒算是圆满了!【】“父皇,别听八哥的,没有的事。儿臣还想在为父皇上战场,不想儿女情长。” “成亲了也同样可以为朕上战杀敌,再说你也确实到了适婚的年纪了。” “父皇,儿臣还想再等等。” 皇上没有说话了,但脸上的表情很明显,那就是不爽! 半响后,皇上重重的叹了口气,“算了,朕累了,先回宫了,你们就随意吧。” “恭送皇上!” 皇上走了,很多大臣们也跟着走了,最后就剩下了他们兄弟几个了 “九弟,你明明喜欢汐梦那丫头,父皇要给你指婚你为什么不要。”莫天琪有些动怒了,也对,事情是他挑起来的,若果皇上真的要办人的话,他会是第一个 “八哥,你不懂的。”莫天麟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汐梦喜欢的是四哥。” “什么?”若寒一不小心的就惊呼了起来,而后才发现他们的眼神不对,尤其是莫天敖,马上解释道:“我不是吃醋,绝对不是。难怪她刚刚一直看着我,原来是因为这个,害我白担心一场。” “你担心什么?”莫天敖平静的话里听不出任何情绪 “呃...”若寒总不能告诉他她以为云汐瑶有断袖之癖吧,”没什么,没什么。“若寒忙的挥手 “九弟,你怎么知道的?”不光是莫天琪,若寒也很好奇,正伸长着脖子听着 “有次她托我送一根玉钗跟四哥,那时我就知道了。”莫天麟此刻脸上满满的都是失落 “好奇怪啊!”若寒拖着下巴所有所思的说 “什么奇怪?” 若寒看了他们一眼,“她竟然喜欢四爷,那为什么最后嫁给四爷的人是我呢?” 莫天琪跟莫天麟也不懂,然后跟着若寒一起看向莫天敖 莫天敖给了他们一个‘不要问我,我也不知道’的眼神就走出了亲和殿 “喂,你怎么不等等我啊。”若寒忙的要追上去,然后又突然想起什么,一边抓着好吃的往衣兜里放,一边看着八爷跟九爷说:“听说你们是双生子哦,怎么长的好像不太一样啊。不过我还是不知道你们哪个是八爷哪个是九爷,改天一定要去四爷府啊,让我好好看看。”说完把拿好的东西包好,走到门口的时候还不忘说一句:“一定要记得来啊。” 莫天琪跟莫天麟半天没反应过来,刚刚的那个是他们的四嫂吗?这就是传说中的大家闺秀?他们凌乱了。 马车上 若寒正想着一会小瘦看到这么些好吃的肯定高兴死了的时候,突然一道声音打断了她 “你似乎并不怕我们?” “谁说的,可怕了!”若寒说这话半真半假,其实她最怕的是那个皇上,太威严了,她可没忘记这是个皇权主义的世界,皇上掌握着生死大权 “我怎么觉得你并不怕?” 若寒抬起头,很认真的说:“我是真的很怕!”若寒来到亲和殿的时候就看见这样的场景,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反应,楞在了那里 “见到皇上还不行礼!”太监总管离李英连尖细的声音让若寒猛的清醒了过来,随后忙的跪下,“参加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抬起头来!” 若寒抬起来头,看见皇上刚毅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不知道是生气呢还是生气呢? “父皇,汐瑶是儿臣刚娶的王妃,若是冒犯了父皇,还请开恩。”莫天敖这时走了出来跪下 “原来是云将军的女儿啊,都起来吧!” “谢父皇!” “谢皇上!” “呵呵呵,汐瑶也应该喊朕一声父皇才是啊!”皇上突然大笑着说。果然最难测是帝王心啊,若寒边往莫天敖那边移边心里肺腑 “大家不必拘谨,就当是普通的家宴,随意些吧。” “是,皇上!” 若寒坐定后,大眼睛就开始滴溜滴溜的转着,“到底哪个才是八爷跟九爷啊,貌似皇子们都长的差不多啊。”其实龙生九子各有不同,确实是这个道理,但是她看了这么久,还只有四王爷莫天敖跟皇上长得最像。若寒也不想纠结谁是谁了,填饱肚子才是王道,拿起桌前的葡萄就吃了起来。 “你到底是谁?”莫天敖故意往若寒身边靠了靠,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道。若寒一个不稳,一颗葡萄从手中掉了下去,滚到了她对面一个女人的脚边,被发现了么?若寒悲催的想“呵呵,王爷说什么呢,汐瑶怎么听不懂?”装傻,她的强项之一 “是吗?”莫天敖淡淡的说了句,又回到了那张没有表情的脸。 靠,他上辈子肯定是冰做的,这辈子才这么冷。转念一想,怕什么?反正没有人知道她是怎么来的,她说她是云汐瑶那她就是。这么想着心里舒服多了,连身子也挺得更直了。 “皇上,今天是庆贺八爷九爷凯旋的庆功宴,光有酒没有歌舞怎么行呢?小女子不才,愿献舞一曲。”就在大家安静的喝着酒的时候一个清脆的声音响了起来。若寒抬头一看,不是别人,正是她的那颗掉落的葡萄的‘新主人’。 “准了。” “谢皇上!” 乐声响起,那女子款款起舞,若寒不懂舞蹈,但光从欣赏的角度来看,确实跳的很好,至少她是这么想的。只是有点若寒想不通,她干嘛老盯着自己看,看的她浑身发毛。拜托,她的性取向可是很正常的。再仔细一看,不对啊,眼神中分明有着怨愤。若寒对天发誓,她没有挖过她家祖坟。一曲散终,一个很漂亮的回旋。 “哈哈哈哈,好、好、好,果然不愧是云将军女儿啊。”皇上拍着手大声的赞叹 什么?云将军的女儿?若寒果然是被倒霉给催的,她收回她刚刚的那句话。“谢皇上赞赏。”云汐瑶笑意盈盈的回到自己的桌位上 “父皇,汐梦的舞姿确实美不胜收啊,看得九弟都魂不守舍了呢。” “八哥,别胡说。”莫天麟忙的阻止,只是红着的脸已经出卖了他 “哦,看来朕的老九长大了呢,是时候该娶王妃了!” 若寒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云汐梦在听到皇上的话是身子明显的僵了一下,她,似乎不愿意!第二天,狩猎继续进行,也许是昨天的约定起了决定性的效果,所以大家都卯足了劲,不为别的,不蒸馒头争口气。 若寒这次喊的更加卖力了,直直九爷九爷的喊,最后喊得皇上也都头疼了,这个四王妃是不是太强悍了点。终于,若寒喊不动了,大口大口的喝着水,边喝边注意着云汐梦。 云汐梦平静的脸上看不出任何的情绪,似乎这一切都跟她没什么关系。若寒心里有些闷闷的,为莫天麟不值,又为云汐瑶的痴情惋惜。爱情,果然害人不浅。 两个时辰后,所有的皇子们都回来了,手里拿着胜利的成果。若寒心里无比纠结的等着结果。结果很快的统计出来了,太监总管看了一眼皇上,皇上点了点头,随后宣布,胜利着为四王爷莫天敖。这个结果倒是让若寒有些吃惊,她看了看莫天敖,他依旧是那种波澜不惊的样子。突然,若寒懂了,四王爷是故意的,如果他们谁都不赢,那么昨晚的约定就不算数,这样无非是最好的结果,若寒深深的吐了口气。 “呵呵呵,朕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啊。太子、老九,你们怎么看?”说着看着太子跟莫天麟问 “父皇,既然儿臣跟九弟都没有赢,那昨晚所说的自然就不算了。”太子淡淡的回到 皇上最后又看着莫天麟“父皇,太子都没意见了,儿臣自然也没意见。” “嗯,这样最好了。大家都累了,回去歇着吧。” “是,儿臣们告退。” 所有的人各自都回了各自的营帐内,若寒走到莫天敖的营帐前,招呼都没打就径直走了进去 “啊......”若寒刚进去就退了出来,罪过啊罪过,看男人换衣服算不算罪过,阿弥陀佛! “进来吧!”帐内慵懒的声音响起,若寒深吸了口气,转身,进去 “有事!”莫天敖一副什么事都不在意的样子倒是让若寒过不去了,是她不够大方吗?还是他被人看习惯了?最后若寒认为一定是后者 “咳咳。”若寒故意轻咳了一声,好缓和一下,“你是故意的吧?” “都知道了为什么还问?”莫天敖假以正色的看着若寒,看得她一阵心慌,心也开始没规则‘扑通扑通’的跳。
头像
2014-08-08
若寒整了整衣服,站起来,“那小女子就先丑了。”然后对着太监总管说:“有胡琴没有?” “有的,四王妃请稍等。”李英连回道。不多时,胡琴拿来。若寒像模像样的拨了几下,然后正色道:“一会有谁觉得不好听的,就自己把耳朵堵上吧。” 说真的,若寒的才艺确实少的可怜,主要是因为她懒,再就是因为她感兴趣的事物比较少。这个胡琴还是她看了林青霞主演的东方不败的电影才想要学的,主要是想学林青霞那个边弹边唱的洒脱感。可是最后也就弹了一个月就丢了,没想到会在今天再次拿出来。 最后她清了清嗓子,边弹边唱了起来。 红尘多可笑 痴情最无聊 目空一切也好 此生未了心却已无所扰 只想换得半世逍遥 醒时对人笑 梦中全忘掉 叹天黑得太早 来生难料爱恨一笔勾销 对酒当歌 我只愿开心到老 风再冷不想逃 花再美也不想要 任我飘摇 天越高心越小 不问因果有多少 独自醉倒 今天哭明天笑 不求有人能明了 一身骄傲 歌在唱舞在跳 长夜漫漫不觉晓 将快乐寻找 ...... 若寒唱的很用情,这是她对人生的一种概况。不问因果,不问是非,只快乐的做她自己,那份无羁的洒脱,是她一生都在追求的。也许是感受到她歌里的深意,原本闭着眼睛的莫天傲情不自禁的张开眼,那一眼,让他原本风平浪静的心激起了阵阵涟漪。 莫天琪跟莫天麟更是惊呆了,不光只是因为若寒唱的好,更因为她唱出了自己心里一直所想要的那种生活,难怪,他们会忍不住的想要亲近她,因为她是身上就有他们一直想要的洒脱。 云汐瑶的眼睛睁得大大的,仿佛不认识她一般;锦夫人也是没想到,也许,他们都小看了她。 很完美的收音,若寒结束了她的表演。靠!她有唱得这么烂吗?摆脱给点反应好不好。若寒看着他们的表情各异,有些挫败感,这可是她苦练了一个月的成果好不好? “啪、啪、啪。”很响亮三声,“果然云府出人才啊!”皇上的一句赞赏顿时让若寒垂下去的眸又有了色彩,别人说好那都是浮云,皇上说好那才是真的好。这一刻,若寒算是圆满了!,莫天琪跟莫天麟就这么任若寒拉着来到了她的地盘,一句怨言也没有!他们是不敢啊,母妃过世的早,是莫天敖看着他们长大的,他们从小就很敬重他,现在拉着他们的可是四嫂啊,就算有怨言也不敢讲。 若寒把他们一个按在坐在了左边的椅子上,一个按在了右边,然后双手环胸的看着他们,“谁是八爷?” 左边的那个很自觉的抬了抬手 “哦,那你就是九爷了。”若寒看着右边的问 莫天麟本来想说‘这不是明摆着的还问?’但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而是很配合的点点头 “其实四嫂,你可以跟四哥一样喊我们八弟九弟的。”莫天琪很友善的说 “八弟九弟?我可不敢,你们可是王爷,以后还要靠你们罩着呢!” “不敢?”两个人同时出声,然后互相看了对方一眼,“什么情况?” “嘿嘿,就算我们达成同盟战线啊,意思就算以后我们就是一伙的了。” “......” “不懂?” 两个人很默契的一起点点头,四嫂当然是由四哥罩着了,连他们也是跟着四哥走的 若寒拖着下巴若有所思的在屋里转了两圈,然后说:“你们听不听你四哥的话?” 两人点点头 “那你们应该也会听四嫂的话喽?”若寒有些没底气的问 两个人又互相看了一眼对方,点点头 “很好!”突然来的大声音让他们一愣,这个四嫂果然不是一般人! “呵呵呵,吓着了?没关系,以后我会很温柔的。既然要听话就要站在我这边,我会很好的罩着你们的,知道了吧?” 刚还说要他们罩着她,怎么才一会儿功夫就变成她罩着他们了? 不过也对,四哥要是宠着四嫂的话,他们一不小心犯了错误还有四嫂给说情,这还是很划算的。兄弟两这么想着就圆满了 而若寒的想法就刚好相反了,而且她觉得自己诱导他们以为莫天敖很喜欢她的这个做法很不靠谱,但是目前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双方都达成了目的,接下来的相处就相当的和谐了 若寒发现了,他们其实也只有十七岁,在她那个年代还只是个孩子,在这里却要背负那么多,还有上战场,连生死都是个未知。不免对他们多了份心疼 而他们则认为若寒特别有意思,不像那些深闺小姐,她似乎懂的东西很多,说话也很有趣。 总之一句话,双方都狠满意!。“父皇,别听八哥的,没有的事。儿臣还想在为父皇上战场,不想儿女情长。” “成亲了也同样可以为朕上战杀敌,再说你也确实到了适婚的年纪了。” “父皇,儿臣还想再等等。” 皇上没有说话了,但脸上的表情很明显,那就是不爽! 半响后,皇上重重的叹了口气,“算了,朕累了,先回宫了,你们就随意吧。” “恭送皇上!” 皇上走了,很多大臣们也跟着走了,最后就剩下了他们兄弟几个了 “九弟,你明明喜欢汐梦那丫头,父皇要给你指婚你为什么不要。”莫天琪有些动怒了,也对,事情是他挑起来的,若果皇上真的要办人的话,他会是第一个 “八哥,你不懂的。”莫天麟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汐梦喜欢的是四哥。” “什么?”若寒一不小心的就惊呼了起来,而后才发现他们的眼神不对,尤其是莫天敖,马上解释道:“我不是吃醋,绝对不是。难怪她刚刚一直看着我,原来是因为这个,害我白担心一场。” “你担心什么?”莫天敖平静的话里听不出任何情绪 “呃...”若寒总不能告诉他她以为云汐瑶有断袖之癖吧,”没什么,没什么。“若寒忙的挥手 “九弟,你怎么知道的?”不光是莫天琪,若寒也很好奇,正伸长着脖子听着 “有次她托我送一根玉钗跟四哥,那时我就知道了。”莫天麟此刻脸上满满的都是失落 “好奇怪啊!”若寒拖着下巴所有所思的说 “什么奇怪?” 若寒看了他们一眼,“她竟然喜欢四爷,那为什么最后嫁给四爷的人是我呢?” 莫天琪跟莫天麟也不懂,然后跟着若寒一起看向莫天敖 莫天敖给了他们一个‘不要问我,我也不知道’的眼神就走出了亲和殿 “喂,你怎么不等等我啊。”若寒忙的要追上去,然后又突然想起什么,一边抓着好吃的往衣兜里放,一边看着八爷跟九爷说:“听说你们是双生子哦,怎么长的好像不太一样啊。不过我还是不知道你们哪个是八爷哪个是九爷,改天一定要去四爷府啊,让我好好看看。”说完把拿好的东西包好,走到门口的时候还不忘说一句:“一定要记得来啊。” 莫天琪跟莫天麟半天没反应过来,刚刚的那个是他们的四嫂吗?这就是传说中的大家闺秀?他们凌乱了。 马车上 若寒正想着一会小瘦看到这么些好吃的肯定高兴死了的时候,突然一道声音打断了她 “你似乎并不怕我们?” “谁说的,可怕了!”若寒说这话半真半假,其实她最怕的是那个皇上,太威严了,她可没忘记这是个皇权主义的世界,皇上掌握着生死大权 “我怎么觉得你并不怕?” 若寒抬起头,很认真的说:“我是真的很怕!”,
2014-08-08
,、万岁、万万岁。” “众卿家平身!”洪亮饱满的声音响彻正殿 “老八、老九,这次你们又立了大功,想让朕赏赐你们什么?” “回皇上,儿臣们只愿我天都繁荣强盛,不敢奢要奖赏。”八爷莫天祺站出来回到 “哈哈哈哈,好、好、好,这才是我天都的英雄,朕的好儿子。”这一刻皇上的脸色才有了丝丝的笑意 “皇上,八爷、九爷有这样的胸襟实属我天都之幸啊。”兵部尚书崔浩站了出来 “是啊、是啊。”众大臣纷纷附和。八爷九爷只是轻轻一笑,不再说话,莫天傲一直冷着脸,没有表情 “是啊,父皇,八弟九弟这次确实是功不可没啊,如果不是要帮父皇处理内务,儿臣也很想跟着他们领兵打仗呢。”太子莫天夜适时说道 “太子说笑了,您是天都未来的储君,领兵打仗万一伤到了,那我们就罪过了。”九王爷莫天麟似有些挑衅的说太子的脸马上沉了下去,气氛一时紧张了起来,半响,“呵呵呵,九弟真是会开玩笑。” “皇上,是时候开宴了。”这时太监总管李英连忙的站出来打圆场 “嗯!”皇上点了点头,“摆驾亲和殿。”“摆驾!” 若寒一个人等到花都快谢完的时候才等来开宴的消息,可是消息不是莫天傲带来的,而是一个小宫女。若寒对他的差评又多了一条,自己把她丢在这里,要个宫女来找她,真的没品到不行。若寒跟着宫女左饶右拐的才到了亲和殿,皇上坐在正上方,旁边都坐着皇子和大臣们,女眷都坐在各自的旁边。若寒一进门就看见这么盛大的场景,一时忘了要做什么,就那么立在了那里。。8 真的很怕,
2014-08-08
12 狩猎之行210 达成协议。8 真的很怕,
头像
2014-08-08
15 太子与九爷的PK16 最后的赢家。14 若寒的第二才艺。
2014-08-08
15 太子与九爷的PK,15 太子与九爷的PK。11 狩猎之行1,
头像
haose1 2014-08-08
【】14 若寒的第二才艺若寒的出众表现赢得了满堂喝彩,这倒是若寒始料未及的。接着大家就是吃肉、喝酒,一片快活酒足饭饱后,皇上开口问:“大家都吃好了吗?” “是的,皇上。”众人回答 “好。那么现在就由太子来说说想要什么心愿了?” 太子站了起来,行过礼后说:“父皇,儿臣的心愿是想纳汐梦为我的侧妃!” 听到太子的话,云汐梦整个人一惊,眼神惶恐的看着皇上,皇上只是皱着眉,没有马上说话。 若寒也是小小的经历一下,虽然她并不喜欢云汐梦,但她的这幅身子好歹是她的妹妹,就算不管也不能无动于衷。况且这个太子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难保以后她不会被欺负。若寒看看九爷,给他视了个眼色,要是再不争,就没他的份了。 莫天麟有那么点犹豫,但只是一瞬间,最后他站起来,“父皇,儿臣本想好了,如果明天夺得头筹,就像父皇要人的,没想到太子比我先了一步,虽然说他的要求无可厚非,但汐梦总归是个人,有她自己的想法。不如这样吧,若明天儿臣能拿到头筹,就让汐梦自己选择,怎么样?” “九弟似乎很有把握明天能赢我!”太子本来有些醉意的脸,此刻看起来格外的阴森 “我从来不觉得我会输!”莫天麟朝着太子很有把握的一笑 “真够男人!”若寒在心里为莫天麟欢呼鼓掌。而云汐瑶则有所思的看着这两个人,不知道她到底在想什么 “那,汐瑶你的意思呢?”皇上转头看着云汐瑶问 云汐瑶起身,行礼,“汐瑶全屏皇上做主。”一句话,把所有的问题抛给了皇上,同时也让原本气势高涨的莫天麟莫名的有些挫败。若寒全都看在眼里,其实莫天麟等的是希望云汐瑶能稍微靠着他这边点。不过依若寒看来,云汐瑶目前的选择是明智的。 这一夜,注定有人无法入眠。半夜,若寒起身小解,却意外的看见莫天麟在射箭,她悄悄的走上去 “谁?”莫天麟猛的一个回身,可把若寒吓了一跳 “是我啊!”若寒没好气的说 “四嫂,你怎么还没睡?” “怕某人死了没人收尸,所以来看看。” “......”她的胆子到底是谁给的,连皇子也敢咒? “你在害怕?”若寒无视他拿起他手上的弓箭射了出去,‘嗖’,没中! “不是!” “那你半夜练个鬼啊!” “只是心烦!” “烦她不向着你对吧!” 莫天麟有些不自然的看着若寒,那感觉就像是他脱光了衣服站在她面前一样的囧 “其实吧,你完全不用这样。她本来心里的那个人就不是你,所以她向着谁都无所谓。还有,如果一个女人是你费尽心思都无法得到的人,还是趁早放弃的好,省的最后受伤更重。”说完还意味深长的拍拍他的肩,然后走了。莫天麟看着若寒的背影,原本眯沉的眼睛瞬间明亮了起来。。10 达成协议。
男人真的喜欢女人口交吗
www.922zy.com 2014-08-08
第二天,狩猎继续进行,也许是昨天的约定起了决定性的效果,所以大家都卯足了劲,不为别的,不蒸馒头争口气。 若寒这次喊的更加卖力了,直直九爷九爷的喊,最后喊得皇上也都头疼了,这个四王妃是不是太强悍了点。终于,若寒喊不动了,大口大口的喝着水,边喝边注意着云汐梦。 云汐梦平静的脸上看不出任何的情绪,似乎这一切都跟她没什么关系。若寒心里有些闷闷的,为莫天麟不值,又为云汐瑶的痴情惋惜。爱情,果然害人不浅。 两个时辰后,所有的皇子们都回来了,手里拿着胜利的成果。若寒心里无比纠结的等着结果。结果很快的统计出来了,太监总管看了一眼皇上,皇上点了点头,随后宣布,胜利着为四王爷莫天敖。这个结果倒是让若寒有些吃惊,她看了看莫天敖,他依旧是那种波澜不惊的样子。突然,若寒懂了,四王爷是故意的,如果他们谁都不赢,那么昨晚的约定就不算数,这样无非是最好的结果,若寒深深的吐了口气。 “呵呵呵,朕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啊。太子、老九,你们怎么看?”说着看着太子跟莫天麟问 “父皇,既然儿臣跟九弟都没有赢,那昨晚所说的自然就不算了。”太子淡淡的回到 皇上最后又看着莫天麟“父皇,太子都没意见了,儿臣自然也没意见。” “嗯,这样最好了。大家都累了,回去歇着吧。” “是,儿臣们告退。” 所有的人各自都回了各自的营帐内,若寒走到莫天敖的营帐前,招呼都没打就径直走了进去 “啊......”若寒刚进去就退了出来,罪过啊罪过,看男人换衣服算不算罪过,阿弥陀佛! “进来吧!”帐内慵懒的声音响起,若寒深吸了口气,转身,进去 “有事!”莫天敖一副什么事都不在意的样子倒是让若寒过不去了,是她不够大方吗?还是他被人看习惯了?最后若寒认为一定是后者 “咳咳。”若寒故意轻咳了一声,好缓和一下,“你是故意的吧?” “都知道了为什么还问?”莫天敖假以正色的看着若寒,看得她一阵心慌,心也开始没规则‘扑通扑通’的跳,13 狩猎之行3,若寒来到亲和殿的时候就看见这样的场景,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反应,楞在了那里 “见到皇上还不行礼!”太监总管离李英连尖细的声音让若寒猛的清醒了过来,随后忙的跪下,“参加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抬起头来!” 若寒抬起来头,看见皇上刚毅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不知道是生气呢还是生气呢? “父皇,汐瑶是儿臣刚娶的王妃,若是冒犯了父皇,还请开恩。”莫天敖这时走了出来跪下 “原来是云将军的女儿啊,都起来吧!” “谢父皇!” “谢皇上!” “呵呵呵,汐瑶也应该喊朕一声父皇才是啊!”皇上突然大笑着说。果然最难测是帝王心啊,若寒边往莫天敖那边移边心里肺腑 “大家不必拘谨,就当是普通的家宴,随意些吧。” “是,皇上!” 若寒坐定后,大眼睛就开始滴溜滴溜的转着,“到底哪个才是八爷跟九爷啊,貌似皇子们都长的差不多啊。”其实龙生九子各有不同,确实是这个道理,但是她看了这么久,还只有四王爷莫天敖跟皇上长得最像。若寒也不想纠结谁是谁了,填饱肚子才是王道,拿起桌前的葡萄就吃了起来。 “你到底是谁?”莫天敖故意往若寒身边靠了靠,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道。若寒一个不稳,一颗葡萄从手中掉了下去,滚到了她对面一个女人的脚边,被发现了么?若寒悲催的想“呵呵,王爷说什么呢,汐瑶怎么听不懂?”装傻,她的强项之一 “是吗?”莫天敖淡淡的说了句,又回到了那张没有表情的脸。 靠,他上辈子肯定是冰做的,这辈子才这么冷。转念一想,怕什么?反正没有人知道她是怎么来的,她说她是云汐瑶那她就是。这么想着心里舒服多了,连身子也挺得更直了。 “皇上,今天是庆贺八爷九爷凯旋的庆功宴,光有酒没有歌舞怎么行呢?小女子不才,愿献舞一曲。”就在大家安静的喝着酒的时候一个清脆的声音响了起来。若寒抬头一看,不是别人,正是她的那颗掉落的葡萄的‘新主人’。 “准了。” “谢皇上!” 乐声响起,那女子款款起舞,若寒不懂舞蹈,但光从欣赏的角度来看,确实跳的很好,至少她是这么想的。只是有点若寒想不通,她干嘛老盯着自己看,看的她浑身发毛。拜托,她的性取向可是很正常的。再仔细一看,不对啊,眼神中分明有着怨愤。若寒对天发誓,她没有挖过她家祖坟。一曲散终,一个很漂亮的回旋。 “哈哈哈哈,好、好、好,果然不愧是云将军女儿啊。”皇上拍着手大声的赞叹 什么?云将军的女儿?若寒果然是被倒霉给催的,她收回她刚刚的那句话。“谢皇上赞赏。”云汐瑶笑意盈盈的回到自己的桌位上 “父皇,汐梦的舞姿确实美不胜收啊,看得九弟都魂不守舍了呢。” “八哥,别胡说。”莫天麟忙的阻止,只是红着的脸已经出卖了他 “哦,看来朕的老九长大了呢,是时候该娶王妃了!” 若寒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云汐梦在听到皇上的话是身子明显的僵了一下,她,似乎不愿意!
伦理qvqd
我想看中国女人的大乳房 2014-08-08
等到达围场的时候已过午时,下人们都在准备扎营。若寒有些新奇的到处转悠,她只在电视见过狩猎,却从来没有亲身经历过,想不到自己会有这么个机会,等以后回去了也可以讲给他们听听,怕只怕到时候他们一定会拿自己当疯子的。不过一想到回去,若寒又失落了起来,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回得去。她是在爬山的时候不小心踩了个洞,就这样莫名其妙的来了,那她是不是还要再踩个洞才能回去? “ 汐瑶!”正当若寒在胡思乱想的时候,背后穿来了一个声音,转身一看 “汐梦!” “为什么要背叛我?”说话中带着深深的伤痛 背叛?若寒惊住了!用一种不理解的眼神看着她 “呵呵。”云汐梦苦笑,“我还是被你骗了,你演的那么好,我以为你是真的放弃了,没想到...”云汐梦说道这里的时候一改柔软,眼神马上阴狠了起来,“即便是这样,我也不会放弃的,我会拿回原本就属于我的一切!”说完转身就走 若寒想要拉住她问清楚,却半路停止了,“难道是......?”若寒想到这个可能,不由得凌乱了。皇上营帐内 “各位皇儿们,今天就让朕好好的见识你们马上的风采,把所有的本事都拿出来,知道吗?”皇上今天的心情很好,整个人显得精神无比 “是,儿臣们定不负父皇的厚望。”纵皇子们齐声答道 “好!” “父皇,八弟九弟被称为马上将军,儿臣想这次头筹一定会是他们中间的一个。”太子莫天夜笑意迎人的说,只是那笑有些意味深长 “太子这么说真是太看得起我们兄弟了,我们可不敢跟您比,都知道太子的骑术是一等一的好,我们来也不过是漏漏脸给太子当个陪衬。”莫天麟似乎是有意跟太子抬杠,不管太子说什么他都要还回去 “九弟谦虚了!”太子虽然生气,但表面上的功夫却做的很好,让人看不清真假 皇上似乎见怪了这样的场景,没说话没表情,淡淡的喝着他的茶 “呵呵,九弟是跟二哥闹着玩呢,从小不就这样,二哥莫要生气的好。”莫天琪看准时候出来打圆场 “呵呵,怎么会呢,二哥不是那么小气的人。” 莫 天傲和其他几位皇子就这么看着,都没有说话。 “好了,兄弟间斗斗嘴也能增加感情,不要过了就好。现在都回去休息吧,半个时辰后,狩猎正式开始。” “是,父皇。”大家都退了出来 我们的这位伟大的皇上一共生了九个,最大的是位公主,已经出嫁塞外和亲了。二皇子就顺理成章的成了长子,在十岁的时候被立为太子。接下来的几位除了老七是公主外,其他都是皇子。皇子间也是有党派的,很显然的,四爷、八爷和九爷是一派的,剩下的是太子一派的。这之间的斗争也不是一句两句能说清的。 总之,帝王家里是非多啊!,“父皇,别听八哥的,没有的事。儿臣还想在为父皇上战场,不想儿女情长。” “成亲了也同样可以为朕上战杀敌,再说你也确实到了适婚的年纪了。” “父皇,儿臣还想再等等。” 皇上没有说话了,但脸上的表情很明显,那就是不爽! 半响后,皇上重重的叹了口气,“算了,朕累了,先回宫了,你们就随意吧。” “恭送皇上!” 皇上走了,很多大臣们也跟着走了,最后就剩下了他们兄弟几个了 “九弟,你明明喜欢汐梦那丫头,父皇要给你指婚你为什么不要。”莫天琪有些动怒了,也对,事情是他挑起来的,若果皇上真的要办人的话,他会是第一个 “八哥,你不懂的。”莫天麟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汐梦喜欢的是四哥。” “什么?”若寒一不小心的就惊呼了起来,而后才发现他们的眼神不对,尤其是莫天敖,马上解释道:“我不是吃醋,绝对不是。难怪她刚刚一直看着我,原来是因为这个,害我白担心一场。” “你担心什么?”莫天敖平静的话里听不出任何情绪 “呃...”若寒总不能告诉他她以为云汐瑶有断袖之癖吧,”没什么,没什么。“若寒忙的挥手 “九弟,你怎么知道的?”不光是莫天琪,若寒也很好奇,正伸长着脖子听着 “有次她托我送一根玉钗跟四哥,那时我就知道了。”莫天麟此刻脸上满满的都是失落 “好奇怪啊!”若寒拖着下巴所有所思的说 “什么奇怪?” 若寒看了他们一眼,“她竟然喜欢四爷,那为什么最后嫁给四爷的人是我呢?” 莫天琪跟莫天麟也不懂,然后跟着若寒一起看向莫天敖 莫天敖给了他们一个‘不要问我,我也不知道’的眼神就走出了亲和殿 “喂,你怎么不等等我啊。”若寒忙的要追上去,然后又突然想起什么,一边抓着好吃的往衣兜里放,一边看着八爷跟九爷说:“听说你们是双生子哦,怎么长的好像不太一样啊。不过我还是不知道你们哪个是八爷哪个是九爷,改天一定要去四爷府啊,让我好好看看。”说完把拿好的东西包好,走到门口的时候还不忘说一句:“一定要记得来啊。” 莫天琪跟莫天麟半天没反应过来,刚刚的那个是他们的四嫂吗?这就是传说中的大家闺秀?他们凌乱了。 马车上 若寒正想着一会小瘦看到这么些好吃的肯定高兴死了的时候,突然一道声音打断了她 “你似乎并不怕我们?” “谁说的,可怕了!”若寒说这话半真半假,其实她最怕的是那个皇上,太威严了,她可没忘记这是个皇权主义的世界,皇上掌握着生死大权 “我怎么觉得你并不怕?” 若寒抬起头,很认真的说:“我是真的很怕!”
幼文学交流
长篇连载 2014-08-08
、万岁、万万岁。” “众卿家平身!”洪亮饱满的声音响彻正殿 “老八、老九,这次你们又立了大功,想让朕赏赐你们什么?” “回皇上,儿臣们只愿我天都繁荣强盛,不敢奢要奖赏。”八爷莫天祺站出来回到 “哈哈哈哈,好、好、好,这才是我天都的英雄,朕的好儿子。”这一刻皇上的脸色才有了丝丝的笑意 “皇上,八爷、九爷有这样的胸襟实属我天都之幸啊。”兵部尚书崔浩站了出来 “是啊、是啊。”众大臣纷纷附和。八爷九爷只是轻轻一笑,不再说话,莫天傲一直冷着脸,没有表情 “是啊,父皇,八弟九弟这次确实是功不可没啊,如果不是要帮父皇处理内务,儿臣也很想跟着他们领兵打仗呢。”太子莫天夜适时说道 “太子说笑了,您是天都未来的储君,领兵打仗万一伤到了,那我们就罪过了。”九王爷莫天麟似有些挑衅的说太子的脸马上沉了下去,气氛一时紧张了起来,半响,“呵呵呵,九弟真是会开玩笑。” “皇上,是时候开宴了。”这时太监总管李英连忙的站出来打圆场 “嗯!”皇上点了点头,“摆驾亲和殿。”“摆驾!” 若寒一个人等到花都快谢完的时候才等来开宴的消息,可是消息不是莫天傲带来的,而是一个小宫女。若寒对他的差评又多了一条,自己把她丢在这里,要个宫女来找她,真的没品到不行。若寒跟着宫女左饶右拐的才到了亲和殿,皇上坐在正上方,旁边都坐着皇子和大臣们,女眷都坐在各自的旁边。若寒一进门就看见这么盛大的场景,一时忘了要做什么,就那么立在了那里。,第二天,狩猎继续进行,也许是昨天的约定起了决定性的效果,所以大家都卯足了劲,不为别的,不蒸馒头争口气。 若寒这次喊的更加卖力了,直直九爷九爷的喊,最后喊得皇上也都头疼了,这个四王妃是不是太强悍了点。终于,若寒喊不动了,大口大口的喝着水,边喝边注意着云汐梦。 云汐梦平静的脸上看不出任何的情绪,似乎这一切都跟她没什么关系。若寒心里有些闷闷的,为莫天麟不值,又为云汐瑶的痴情惋惜。爱情,果然害人不浅。 两个时辰后,所有的皇子们都回来了,手里拿着胜利的成果。若寒心里无比纠结的等着结果。结果很快的统计出来了,太监总管看了一眼皇上,皇上点了点头,随后宣布,胜利着为四王爷莫天敖。这个结果倒是让若寒有些吃惊,她看了看莫天敖,他依旧是那种波澜不惊的样子。突然,若寒懂了,四王爷是故意的,如果他们谁都不赢,那么昨晚的约定就不算数,这样无非是最好的结果,若寒深深的吐了口气。 “呵呵呵,朕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啊。太子、老九,你们怎么看?”说着看着太子跟莫天麟问 “父皇,既然儿臣跟九弟都没有赢,那昨晚所说的自然就不算了。”太子淡淡的回到 皇上最后又看着莫天麟“父皇,太子都没意见了,儿臣自然也没意见。” “嗯,这样最好了。大家都累了,回去歇着吧。” “是,儿臣们告退。” 所有的人各自都回了各自的营帐内,若寒走到莫天敖的营帐前,招呼都没打就径直走了进去 “啊......”若寒刚进去就退了出来,罪过啊罪过,看男人换衣服算不算罪过,阿弥陀佛! “进来吧!”帐内慵懒的声音响起,若寒深吸了口气,转身,进去 “有事!”莫天敖一副什么事都不在意的样子倒是让若寒过不去了,是她不够大方吗?还是他被人看习惯了?最后若寒认为一定是后者 “咳咳。”若寒故意轻咳了一声,好缓和一下,“你是故意的吧?” “都知道了为什么还问?”莫天敖假以正色的看着若寒,看得她一阵心慌,心也开始没规则‘扑通扑通’的跳,若寒整了整衣服,站起来,“那小女子就先丑了。”然后对着太监总管说:“有胡琴没有?” “有的,四王妃请稍等。”李英连回道。不多时,胡琴拿来。若寒像模像样的拨了几下,然后正色道:“一会有谁觉得不好听的,就自己把耳朵堵上吧。” 说真的,若寒的才艺确实少的可怜,主要是因为她懒,再就是因为她感兴趣的事物比较少。这个胡琴还是她看了林青霞主演的东方不败的电影才想要学的,主要是想学林青霞那个边弹边唱的洒脱感。可是最后也就弹了一个月就丢了,没想到会在今天再次拿出来。 最后她清了清嗓子,边弹边唱了起来。 红尘多可笑 痴情最无聊 目空一切也好 此生未了心却已无所扰 只想换得半世逍遥 醒时对人笑 梦中全忘掉 叹天黑得太早 来生难料爱恨一笔勾销 对酒当歌 我只愿开心到老 风再冷不想逃 花再美也不想要 任我飘摇 天越高心越小 不问因果有多少 独自醉倒 今天哭明天笑 不求有人能明了 一身骄傲 歌在唱舞在跳 长夜漫漫不觉晓 将快乐寻找 ...... 若寒唱的很用情,这是她对人生的一种概况。不问因果,不问是非,只快乐的做她自己,那份无羁的洒脱,是她一生都在追求的。也许是感受到她歌里的深意,原本闭着眼睛的莫天傲情不自禁的张开眼,那一眼,让他原本风平浪静的心激起了阵阵涟漪。 莫天琪跟莫天麟更是惊呆了,不光只是因为若寒唱的好,更因为她唱出了自己心里一直所想要的那种生活,难怪,他们会忍不住的想要亲近她,因为她是身上就有他们一直想要的洒脱。 云汐瑶的眼睛睁得大大的,仿佛不认识她一般;锦夫人也是没想到,也许,他们都小看了她。 很完美的收音,若寒结束了她的表演。靠!她有唱得这么烂吗?摆脱给点反应好不好。若寒看着他们的表情各异,有些挫败感,这可是她苦练了一个月的成果好不好? “啪、啪、啪。”很响亮三声,“果然云府出人才啊!”皇上的一句赞赏顿时让若寒垂下去的眸又有了色彩,别人说好那都是浮云,皇上说好那才是真的好。这一刻,若寒算是圆满了!
456rt.com
快播3级片 2014-08-08
莫天琪跟莫天麟就这么任若寒拉着来到了她的地盘,一句怨言也没有!他们是不敢啊,母妃过世的早,是莫天敖看着他们长大的,他们从小就很敬重他,现在拉着他们的可是四嫂啊,就算有怨言也不敢讲。 若寒把他们一个按在坐在了左边的椅子上,一个按在了右边,然后双手环胸的看着他们,“谁是八爷?” 左边的那个很自觉的抬了抬手 “哦,那你就是九爷了。”若寒看着右边的问 莫天麟本来想说‘这不是明摆着的还问?’但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而是很配合的点点头 “其实四嫂,你可以跟四哥一样喊我们八弟九弟的。”莫天琪很友善的说 “八弟九弟?我可不敢,你们可是王爷,以后还要靠你们罩着呢!” “不敢?”两个人同时出声,然后互相看了对方一眼,“什么情况?” “嘿嘿,就算我们达成同盟战线啊,意思就算以后我们就是一伙的了。” “......” “不懂?” 两个人很默契的一起点点头,四嫂当然是由四哥罩着了,连他们也是跟着四哥走的 若寒拖着下巴若有所思的在屋里转了两圈,然后说:“你们听不听你四哥的话?” 两人点点头 “那你们应该也会听四嫂的话喽?”若寒有些没底气的问 两个人又互相看了一眼对方,点点头 “很好!”突然来的大声音让他们一愣,这个四嫂果然不是一般人! “呵呵呵,吓着了?没关系,以后我会很温柔的。既然要听话就要站在我这边,我会很好的罩着你们的,知道了吧?” 刚还说要他们罩着她,怎么才一会儿功夫就变成她罩着他们了? 不过也对,四哥要是宠着四嫂的话,他们一不小心犯了错误还有四嫂给说情,这还是很划算的。兄弟两这么想着就圆满了 而若寒的想法就刚好相反了,而且她觉得自己诱导他们以为莫天敖很喜欢她的这个做法很不靠谱,但是目前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双方都达成了目的,接下来的相处就相当的和谐了 若寒发现了,他们其实也只有十七岁,在她那个年代还只是个孩子,在这里却要背负那么多,还有上战场,连生死都是个未知。不免对他们多了份心疼 而他们则认为若寒特别有意思,不像那些深闺小姐,她似乎懂的东西很多,说话也很有趣。 总之一句话,双方都狠满意!,“父皇,别听八哥的,没有的事。儿臣还想在为父皇上战场,不想儿女情长。” “成亲了也同样可以为朕上战杀敌,再说你也确实到了适婚的年纪了。” “父皇,儿臣还想再等等。” 皇上没有说话了,但脸上的表情很明显,那就是不爽! 半响后,皇上重重的叹了口气,“算了,朕累了,先回宫了,你们就随意吧。” “恭送皇上!” 皇上走了,很多大臣们也跟着走了,最后就剩下了他们兄弟几个了 “九弟,你明明喜欢汐梦那丫头,父皇要给你指婚你为什么不要。”莫天琪有些动怒了,也对,事情是他挑起来的,若果皇上真的要办人的话,他会是第一个 “八哥,你不懂的。”莫天麟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汐梦喜欢的是四哥。” “什么?”若寒一不小心的就惊呼了起来,而后才发现他们的眼神不对,尤其是莫天敖,马上解释道:“我不是吃醋,绝对不是。难怪她刚刚一直看着我,原来是因为这个,害我白担心一场。” “你担心什么?”莫天敖平静的话里听不出任何情绪 “呃...”若寒总不能告诉他她以为云汐瑶有断袖之癖吧,”没什么,没什么。“若寒忙的挥手 “九弟,你怎么知道的?”不光是莫天琪,若寒也很好奇,正伸长着脖子听着 “有次她托我送一根玉钗跟四哥,那时我就知道了。”莫天麟此刻脸上满满的都是失落 “好奇怪啊!”若寒拖着下巴所有所思的说 “什么奇怪?” 若寒看了他们一眼,“她竟然喜欢四爷,那为什么最后嫁给四爷的人是我呢?” 莫天琪跟莫天麟也不懂,然后跟着若寒一起看向莫天敖 莫天敖给了他们一个‘不要问我,我也不知道’的眼神就走出了亲和殿 “喂,你怎么不等等我啊。”若寒忙的要追上去,然后又突然想起什么,一边抓着好吃的往衣兜里放,一边看着八爷跟九爷说:“听说你们是双生子哦,怎么长的好像不太一样啊。不过我还是不知道你们哪个是八爷哪个是九爷,改天一定要去四爷府啊,让我好好看看。”说完把拿好的东西包好,走到门口的时候还不忘说一句:“一定要记得来啊。” 莫天琪跟莫天麟半天没反应过来,刚刚的那个是他们的四嫂吗?这就是传说中的大家闺秀?他们凌乱了。 马车上 若寒正想着一会小瘦看到这么些好吃的肯定高兴死了的时候,突然一道声音打断了她 “你似乎并不怕我们?” “谁说的,可怕了!”若寒说这话半真半假,其实她最怕的是那个皇上,太威严了,她可没忘记这是个皇权主义的世界,皇上掌握着生死大权 “我怎么觉得你并不怕?” 若寒抬起头,很认真的说:“我是真的很怕!”,若寒整了整衣服,站起来,“那小女子就先丑了。”然后对着太监总管说:“有胡琴没有?” “有的,四王妃请稍等。”李英连回道。不多时,胡琴拿来。若寒像模像样的拨了几下,然后正色道:“一会有谁觉得不好听的,就自己把耳朵堵上吧。” 说真的,若寒的才艺确实少的可怜,主要是因为她懒,再就是因为她感兴趣的事物比较少。这个胡琴还是她看了林青霞主演的东方不败的电影才想要学的,主要是想学林青霞那个边弹边唱的洒脱感。可是最后也就弹了一个月就丢了,没想到会在今天再次拿出来。 最后她清了清嗓子,边弹边唱了起来。 红尘多可笑 痴情最无聊 目空一切也好 此生未了心却已无所扰 只想换得半世逍遥 醒时对人笑 梦中全忘掉 叹天黑得太早 来生难料爱恨一笔勾销 对酒当歌 我只愿开心到老 风再冷不想逃 花再美也不想要 任我飘摇 天越高心越小 不问因果有多少 独自醉倒 今天哭明天笑 不求有人能明了 一身骄傲 歌在唱舞在跳 长夜漫漫不觉晓 将快乐寻找 ...... 若寒唱的很用情,这是她对人生的一种概况。不问因果,不问是非,只快乐的做她自己,那份无羁的洒脱,是她一生都在追求的。也许是感受到她歌里的深意,原本闭着眼睛的莫天傲情不自禁的张开眼,那一眼,让他原本风平浪静的心激起了阵阵涟漪。 莫天琪跟莫天麟更是惊呆了,不光只是因为若寒唱的好,更因为她唱出了自己心里一直所想要的那种生活,难怪,他们会忍不住的想要亲近她,因为她是身上就有他们一直想要的洒脱。 云汐瑶的眼睛睁得大大的,仿佛不认识她一般;锦夫人也是没想到,也许,他们都小看了她。 很完美的收音,若寒结束了她的表演。靠!她有唱得这么烂吗?摆脱给点反应好不好。若寒看着他们的表情各异,有些挫败感,这可是她苦练了一个月的成果好不好? “啪、啪、啪。”很响亮三声,“果然云府出人才啊!”皇上的一句赞赏顿时让若寒垂下去的眸又有了色彩,别人说好那都是浮云,皇上说好那才是真的好。这一刻,若寒算是圆满了!
大胆的女性人艺体艺术
熟女性交 2014-08-08
14 若寒的第二才艺,12 狩猎之行2,10 达成协议
3hhhhh
24iii 2014-08-08
7 所谓惊艳,莫天琪跟莫天麟就这么任若寒拉着来到了她的地盘,一句怨言也没有!他们是不敢啊,母妃过世的早,是莫天敖看着他们长大的,他们从小就很敬重他,现在拉着他们的可是四嫂啊,就算有怨言也不敢讲。 若寒把他们一个按在坐在了左边的椅子上,一个按在了右边,然后双手环胸的看着他们,“谁是八爷?” 左边的那个很自觉的抬了抬手 “哦,那你就是九爷了。”若寒看着右边的问 莫天麟本来想说‘这不是明摆着的还问?’但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而是很配合的点点头 “其实四嫂,你可以跟四哥一样喊我们八弟九弟的。”莫天琪很友善的说 “八弟九弟?我可不敢,你们可是王爷,以后还要靠你们罩着呢!” “不敢?”两个人同时出声,然后互相看了对方一眼,“什么情况?” “嘿嘿,就算我们达成同盟战线啊,意思就算以后我们就是一伙的了。” “......” “不懂?” 两个人很默契的一起点点头,四嫂当然是由四哥罩着了,连他们也是跟着四哥走的 若寒拖着下巴若有所思的在屋里转了两圈,然后说:“你们听不听你四哥的话?” 两人点点头 “那你们应该也会听四嫂的话喽?”若寒有些没底气的问 两个人又互相看了一眼对方,点点头 “很好!”突然来的大声音让他们一愣,这个四嫂果然不是一般人! “呵呵呵,吓着了?没关系,以后我会很温柔的。既然要听话就要站在我这边,我会很好的罩着你们的,知道了吧?” 刚还说要他们罩着她,怎么才一会儿功夫就变成她罩着他们了? 不过也对,四哥要是宠着四嫂的话,他们一不小心犯了错误还有四嫂给说情,这还是很划算的。兄弟两这么想着就圆满了 而若寒的想法就刚好相反了,而且她觉得自己诱导他们以为莫天敖很喜欢她的这个做法很不靠谱,但是目前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双方都达成了目的,接下来的相处就相当的和谐了 若寒发现了,他们其实也只有十七岁,在她那个年代还只是个孩子,在这里却要背负那么多,还有上战场,连生死都是个未知。不免对他们多了份心疼 而他们则认为若寒特别有意思,不像那些深闺小姐,她似乎懂的东西很多,说话也很有趣。 总之一句话,双方都狠满意!
haose1
俺要去四房播播 2014-08-08
五月初五,一年一度为期三天的狩猎大会在皇上的一声号令下正式开始了,得到头筹的能得到皇上亲赏的心愿一个,不管是什么,只有不涉及江山问题,都可以如愿。为此所有的皇子们都跃跃而试。 若寒对那什么心愿没什么兴趣,她有兴趣的是终于可以骑马了。骑马和唱歌,是若寒为数不多的兴趣里仅剩的了。唱歌,那是性格使然,就喜欢没事的时候吼那么两嗓子,心情也会跟着好很多;而骑马,她是有正儿八经的学过一年的,虽然比不上那些专业的骑手,但比上不足比下还是搓搓有余的。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没说不准带女眷,若寒让丫头们连夜赶出了两件骑装,一切准备就绪后,若寒看着身上的骑马装很满意的笑了,还真有点巾帼不让须眉的味道。 “王妃、王妃。”小瘦跑着进来 “嗯?” “王爷已经准备好了,可是好像没有要让王妃去的意思呢!” “什么?”若寒大叫着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为什么?” “奴婢也不知道呢?” “把东西带上,去书房!” 书房里莫天傲正在跟莫天琪和莫天麟说着什么,突然房门被“碰”的一脚踢开了,所以人都愣住了。都说冲动是魔鬼,这会儿若寒就彻底被魔鬼缠身了,停顿了半秒,走上前,拍着桌子吼道:“这次狩猎你是不是没打算让我去?” 莫天傲挑着剑眉看着若寒,“你是不是太没规矩了?”言语中的冷冽让若寒不寒而栗 “喂,两夫妻之间哪那么多规矩。” “哦——!” “四哥,父皇说可以带女眷的,为何四哥不带四嫂去?”莫天琪适时的站出来 “嗯嗯!”听到有人为她说话,若寒的再次不怕死的点点头,还是有同盟的好 “你这么想去?” “嗯嗯!”又重重的点点头 “那就一起去吧。顺便叫上锦儿一起。” “呃...”这是莫天琪跟莫天麟的惊讶声 若寒并不在乎多个人去,只有她能去就万事OK!一行人来到门外,锦夫人早已款款的等候着了 “妾身见过王爷。”锦夫人的声音细软的让若寒汗毛直竖 “嗯。”依旧没有什么表情,“准备出发吧。” “四爷,我要骑马!”若寒拉着莫天傲的袖子说 莫天傲瞥了一眼若寒,那意思是在说“你也会骑马?”。若寒无畏的对着他的眼光回了过去“姐我会的就是骑马!” “管家,再牵匹马来。” “是。” 不多时,一匹红棕色的马牵了过来,若寒一见高兴的跑了过去,“哇,真是匹好马?” 莫天傲有些意外的看着若寒,莫天麟却说话了,“四嫂也会骑马?” 若寒给了他个等着瞧的眼神,纵身上马,动作一气呵成,漂亮中带着英气。 “哈哈,原来四嫂也是个骑士呢!”莫天麟笑着说,不免对若寒的欣赏更深一层 莫天傲也有那么瞬的惊叹,但转瞬间又恢复到冰冷,让人以为那只是个错觉。马车里的锦夫人气的咬牙切齿,总有一天她要让她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出发!”莫天傲一声令下。,等到达围场的时候已过午时,下人们都在准备扎营。若寒有些新奇的到处转悠,她只在电视见过狩猎,却从来没有亲身经历过,想不到自己会有这么个机会,等以后回去了也可以讲给他们听听,怕只怕到时候他们一定会拿自己当疯子的。不过一想到回去,若寒又失落了起来,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回得去。她是在爬山的时候不小心踩了个洞,就这样莫名其妙的来了,那她是不是还要再踩个洞才能回去? “ 汐瑶!”正当若寒在胡思乱想的时候,背后穿来了一个声音,转身一看 “汐梦!” “为什么要背叛我?”说话中带着深深的伤痛 背叛?若寒惊住了!用一种不理解的眼神看着她 “呵呵。”云汐梦苦笑,“我还是被你骗了,你演的那么好,我以为你是真的放弃了,没想到...”云汐梦说道这里的时候一改柔软,眼神马上阴狠了起来,“即便是这样,我也不会放弃的,我会拿回原本就属于我的一切!”说完转身就走 若寒想要拉住她问清楚,却半路停止了,“难道是......?”若寒想到这个可能,不由得凌乱了。皇上营帐内 “各位皇儿们,今天就让朕好好的见识你们马上的风采,把所有的本事都拿出来,知道吗?”皇上今天的心情很好,整个人显得精神无比 “是,儿臣们定不负父皇的厚望。”纵皇子们齐声答道 “好!” “父皇,八弟九弟被称为马上将军,儿臣想这次头筹一定会是他们中间的一个。”太子莫天夜笑意迎人的说,只是那笑有些意味深长 “太子这么说真是太看得起我们兄弟了,我们可不敢跟您比,都知道太子的骑术是一等一的好,我们来也不过是漏漏脸给太子当个陪衬。”莫天麟似乎是有意跟太子抬杠,不管太子说什么他都要还回去 “九弟谦虚了!”太子虽然生气,但表面上的功夫却做的很好,让人看不清真假 皇上似乎见怪了这样的场景,没说话没表情,淡淡的喝着他的茶 “呵呵,九弟是跟二哥闹着玩呢,从小不就这样,二哥莫要生气的好。”莫天琪看准时候出来打圆场 “呵呵,怎么会呢,二哥不是那么小气的人。” 莫 天傲和其他几位皇子就这么看着,都没有说话。 “好了,兄弟间斗斗嘴也能增加感情,不要过了就好。现在都回去休息吧,半个时辰后,狩猎正式开始。” “是,父皇。”大家都退了出来 我们的这位伟大的皇上一共生了九个,最大的是位公主,已经出嫁塞外和亲了。二皇子就顺理成章的成了长子,在十岁的时候被立为太子。接下来的几位除了老七是公主外,其他都是皇子。皇子间也是有党派的,很显然的,四爷、八爷和九爷是一派的,剩下的是太子一派的。这之间的斗争也不是一句两句能说清的。 总之,帝王家里是非多啊!,第二天,狩猎继续进行,也许是昨天的约定起了决定性的效果,所以大家都卯足了劲,不为别的,不蒸馒头争口气。 若寒这次喊的更加卖力了,直直九爷九爷的喊,最后喊得皇上也都头疼了,这个四王妃是不是太强悍了点。终于,若寒喊不动了,大口大口的喝着水,边喝边注意着云汐梦。 云汐梦平静的脸上看不出任何的情绪,似乎这一切都跟她没什么关系。若寒心里有些闷闷的,为莫天麟不值,又为云汐瑶的痴情惋惜。爱情,果然害人不浅。 两个时辰后,所有的皇子们都回来了,手里拿着胜利的成果。若寒心里无比纠结的等着结果。结果很快的统计出来了,太监总管看了一眼皇上,皇上点了点头,随后宣布,胜利着为四王爷莫天敖。这个结果倒是让若寒有些吃惊,她看了看莫天敖,他依旧是那种波澜不惊的样子。突然,若寒懂了,四王爷是故意的,如果他们谁都不赢,那么昨晚的约定就不算数,这样无非是最好的结果,若寒深深的吐了口气。 “呵呵呵,朕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啊。太子、老九,你们怎么看?”说着看着太子跟莫天麟问 “父皇,既然儿臣跟九弟都没有赢,那昨晚所说的自然就不算了。”太子淡淡的回到 皇上最后又看着莫天麟“父皇,太子都没意见了,儿臣自然也没意见。” “嗯,这样最好了。大家都累了,回去歇着吧。” “是,儿臣们告退。” 所有的人各自都回了各自的营帐内,若寒走到莫天敖的营帐前,招呼都没打就径直走了进去 “啊......”若寒刚进去就退了出来,罪过啊罪过,看男人换衣服算不算罪过,阿弥陀佛! “进来吧!”帐内慵懒的声音响起,若寒深吸了口气,转身,进去 “有事!”莫天敖一副什么事都不在意的样子倒是让若寒过不去了,是她不够大方吗?还是他被人看习惯了?最后若寒认为一定是后者 “咳咳。”若寒故意轻咳了一声,好缓和一下,“你是故意的吧?” “都知道了为什么还问?”莫天敖假以正色的看着若寒,看得她一阵心慌,心也开始没规则‘扑通扑通’的跳
六小淫童
和良家的一次激 2014-08-08
“父皇,别听八哥的,没有的事。儿臣还想在为父皇上战场,不想儿女情长。” “成亲了也同样可以为朕上战杀敌,再说你也确实到了适婚的年纪了。” “父皇,儿臣还想再等等。” 皇上没有说话了,但脸上的表情很明显,那就是不爽! 半响后,皇上重重的叹了口气,“算了,朕累了,先回宫了,你们就随意吧。” “恭送皇上!” 皇上走了,很多大臣们也跟着走了,最后就剩下了他们兄弟几个了 “九弟,你明明喜欢汐梦那丫头,父皇要给你指婚你为什么不要。”莫天琪有些动怒了,也对,事情是他挑起来的,若果皇上真的要办人的话,他会是第一个 “八哥,你不懂的。”莫天麟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汐梦喜欢的是四哥。” “什么?”若寒一不小心的就惊呼了起来,而后才发现他们的眼神不对,尤其是莫天敖,马上解释道:“我不是吃醋,绝对不是。难怪她刚刚一直看着我,原来是因为这个,害我白担心一场。” “你担心什么?”莫天敖平静的话里听不出任何情绪 “呃...”若寒总不能告诉他她以为云汐瑶有断袖之癖吧,”没什么,没什么。“若寒忙的挥手 “九弟,你怎么知道的?”不光是莫天琪,若寒也很好奇,正伸长着脖子听着 “有次她托我送一根玉钗跟四哥,那时我就知道了。”莫天麟此刻脸上满满的都是失落 “好奇怪啊!”若寒拖着下巴所有所思的说 “什么奇怪?” 若寒看了他们一眼,“她竟然喜欢四爷,那为什么最后嫁给四爷的人是我呢?” 莫天琪跟莫天麟也不懂,然后跟着若寒一起看向莫天敖 莫天敖给了他们一个‘不要问我,我也不知道’的眼神就走出了亲和殿 “喂,你怎么不等等我啊。”若寒忙的要追上去,然后又突然想起什么,一边抓着好吃的往衣兜里放,一边看着八爷跟九爷说:“听说你们是双生子哦,怎么长的好像不太一样啊。不过我还是不知道你们哪个是八爷哪个是九爷,改天一定要去四爷府啊,让我好好看看。”说完把拿好的东西包好,走到门口的时候还不忘说一句:“一定要记得来啊。” 莫天琪跟莫天麟半天没反应过来,刚刚的那个是他们的四嫂吗?这就是传说中的大家闺秀?他们凌乱了。 马车上 若寒正想着一会小瘦看到这么些好吃的肯定高兴死了的时候,突然一道声音打断了她 “你似乎并不怕我们?” “谁说的,可怕了!”若寒说这话半真半假,其实她最怕的是那个皇上,太威严了,她可没忘记这是个皇权主义的世界,皇上掌握着生死大权 “我怎么觉得你并不怕?” 若寒抬起头,很认真的说:“我是真的很怕!”,果然跟若寒想的一样,小瘦高兴的跟什么似的。其实不过只是跟王府差不多的东西,但因为是从皇宫离带出的,所以小瘦格外的珍惜。若寒什么也没说,她一直认为人总是要有那么些幻想的追求才好只是到现在她有三件事想不明白:一既然那个云汐梦那么喜欢莫天敖,为什么最后嫁过来的是她?二到底什么是莫天敖所在乎的,为什么每次见到他他总是冰着一张脸,好像别人欠几百万似的。若寒做了个很切实际的猜想,那就是被情所伤。三那对双生子什么时候来王府? 若寒潜意识里觉得这对双生子以后会是她很好的帮助,所以要好好的跟他们打好关系,以后有事了可以拿出来用一下 “王妃、王妃。”小瘦的声音永远都是那么高亢,可是为什么总是挑她在练字的时候出现呢,上次的打击她可没忘,早晚得报仇 “什么事啊?”无奈的放下了笔 小 瘦朝桌子上瞄了一眼,“王妃又在写字啊。” 若寒瞪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其实王妃的字也是挺好看的。” 这会儿拍马屁是不是晚了点?若寒悱恻,“少说废话,又有什么事了?” “哦,八爷九爷来了呢,说要见王妃,王爷让我来请王妃过去呢。” “什么,他们来了,怎么不早说。”话还没说完,人已经不在了 “呀,王妃,是在书房,不是前厅啊...”小瘦的话消失在了空中 若寒到前厅的时候并没有看到人,打听了才知道在书房,果然,心急了是吃不了热豆腐的 “四哥,你有没有发现四嫂挺好玩的?”九爷莫天麟饶有意思的说 “嗯,我也发现了。”八爷莫天琪跟着附和 莫天敖抬头看了他们一眼,漂亮的丹凤眼微眯着,“四嫂?你们什么时候这么熟了?” “我们对天发誓,我们只跟四嫂见过那一面。”莫天麟煞有其事的举起手,莫天琪又跟着附和的点点头,显然他们误会了莫天敖话里的意思 莫天敖也懒得解释,随手翻开桌上书看着 “我来了,我来了。”人未到,声先到 “呃...”好吧,她承认她确实有点过了,毕竟这里还是别人的地盘 莫天敖有些头疼的揉着眉,她的王妃什么时候能学会规矩先,“刚好,你们都想见对方,那今天就好好的见吧。”说着挥挥手 “哦,那我们走吧。”若寒也不客气,左手一个右手一个牵起就走了出去 莫天敖,盯着她牵着莫天麟和莫天琪的手,有些不是味道,“我一定是疯了。”莫天敖第一次有了除冰冷以外的表情。,等到达围场的时候已过午时,下人们都在准备扎营。若寒有些新奇的到处转悠,她只在电视见过狩猎,却从来没有亲身经历过,想不到自己会有这么个机会,等以后回去了也可以讲给他们听听,怕只怕到时候他们一定会拿自己当疯子的。不过一想到回去,若寒又失落了起来,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回得去。她是在爬山的时候不小心踩了个洞,就这样莫名其妙的来了,那她是不是还要再踩个洞才能回去? “ 汐瑶!”正当若寒在胡思乱想的时候,背后穿来了一个声音,转身一看 “汐梦!” “为什么要背叛我?”说话中带着深深的伤痛 背叛?若寒惊住了!用一种不理解的眼神看着她 “呵呵。”云汐梦苦笑,“我还是被你骗了,你演的那么好,我以为你是真的放弃了,没想到...”云汐梦说道这里的时候一改柔软,眼神马上阴狠了起来,“即便是这样,我也不会放弃的,我会拿回原本就属于我的一切!”说完转身就走 若寒想要拉住她问清楚,却半路停止了,“难道是......?”若寒想到这个可能,不由得凌乱了。皇上营帐内 “各位皇儿们,今天就让朕好好的见识你们马上的风采,把所有的本事都拿出来,知道吗?”皇上今天的心情很好,整个人显得精神无比 “是,儿臣们定不负父皇的厚望。”纵皇子们齐声答道 “好!” “父皇,八弟九弟被称为马上将军,儿臣想这次头筹一定会是他们中间的一个。”太子莫天夜笑意迎人的说,只是那笑有些意味深长 “太子这么说真是太看得起我们兄弟了,我们可不敢跟您比,都知道太子的骑术是一等一的好,我们来也不过是漏漏脸给太子当个陪衬。”莫天麟似乎是有意跟太子抬杠,不管太子说什么他都要还回去 “九弟谦虚了!”太子虽然生气,但表面上的功夫却做的很好,让人看不清真假 皇上似乎见怪了这样的场景,没说话没表情,淡淡的喝着他的茶 “呵呵,九弟是跟二哥闹着玩呢,从小不就这样,二哥莫要生气的好。”莫天琪看准时候出来打圆场 “呵呵,怎么会呢,二哥不是那么小气的人。” 莫 天傲和其他几位皇子就这么看着,都没有说话。 “好了,兄弟间斗斗嘴也能增加感情,不要过了就好。现在都回去休息吧,半个时辰后,狩猎正式开始。” “是,父皇。”大家都退了出来 我们的这位伟大的皇上一共生了九个,最大的是位公主,已经出嫁塞外和亲了。二皇子就顺理成章的成了长子,在十岁的时候被立为太子。接下来的几位除了老七是公主外,其他都是皇子。皇子间也是有党派的,很显然的,四爷、八爷和九爷是一派的,剩下的是太子一派的。这之间的斗争也不是一句两句能说清的。 总之,帝王家里是非多啊!
www.44av.com
down.98dz.infobbs 2014-08-08
16 最后的赢家,11 狩猎之行1,果然跟若寒想的一样,小瘦高兴的跟什么似的。其实不过只是跟王府差不多的东西,但因为是从皇宫离带出的,所以小瘦格外的珍惜。若寒什么也没说,她一直认为人总是要有那么些幻想的追求才好只是到现在她有三件事想不明白:一既然那个云汐梦那么喜欢莫天敖,为什么最后嫁过来的是她?二到底什么是莫天敖所在乎的,为什么每次见到他他总是冰着一张脸,好像别人欠几百万似的。若寒做了个很切实际的猜想,那就是被情所伤。三那对双生子什么时候来王府? 若寒潜意识里觉得这对双生子以后会是她很好的帮助,所以要好好的跟他们打好关系,以后有事了可以拿出来用一下 “王妃、王妃。”小瘦的声音永远都是那么高亢,可是为什么总是挑她在练字的时候出现呢,上次的打击她可没忘,早晚得报仇 “什么事啊?”无奈的放下了笔 小 瘦朝桌子上瞄了一眼,“王妃又在写字啊。” 若寒瞪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其实王妃的字也是挺好看的。” 这会儿拍马屁是不是晚了点?若寒悱恻,“少说废话,又有什么事了?” “哦,八爷九爷来了呢,说要见王妃,王爷让我来请王妃过去呢。” “什么,他们来了,怎么不早说。”话还没说完,人已经不在了 “呀,王妃,是在书房,不是前厅啊...”小瘦的话消失在了空中 若寒到前厅的时候并没有看到人,打听了才知道在书房,果然,心急了是吃不了热豆腐的 “四哥,你有没有发现四嫂挺好玩的?”九爷莫天麟饶有意思的说 “嗯,我也发现了。”八爷莫天琪跟着附和 莫天敖抬头看了他们一眼,漂亮的丹凤眼微眯着,“四嫂?你们什么时候这么熟了?” “我们对天发誓,我们只跟四嫂见过那一面。”莫天麟煞有其事的举起手,莫天琪又跟着附和的点点头,显然他们误会了莫天敖话里的意思 莫天敖也懒得解释,随手翻开桌上书看着 “我来了,我来了。”人未到,声先到 “呃...”好吧,她承认她确实有点过了,毕竟这里还是别人的地盘 莫天敖有些头疼的揉着眉,她的王妃什么时候能学会规矩先,“刚好,你们都想见对方,那今天就好好的见吧。”说着挥挥手 “哦,那我们走吧。”若寒也不客气,左手一个右手一个牵起就走了出去 莫天敖,盯着她牵着莫天麟和莫天琪的手,有些不是味道,“我一定是疯了。”莫天敖第一次有了除冰冷以外的表情。
免费快播午夜
全球华人情色网 2014-08-08
若寒整了整衣服,站起来,“那小女子就先丑了。”然后对着太监总管说:“有胡琴没有?” “有的,四王妃请稍等。”李英连回道。不多时,胡琴拿来。若寒像模像样的拨了几下,然后正色道:“一会有谁觉得不好听的,就自己把耳朵堵上吧。” 说真的,若寒的才艺确实少的可怜,主要是因为她懒,再就是因为她感兴趣的事物比较少。这个胡琴还是她看了林青霞主演的东方不败的电影才想要学的,主要是想学林青霞那个边弹边唱的洒脱感。可是最后也就弹了一个月就丢了,没想到会在今天再次拿出来。 最后她清了清嗓子,边弹边唱了起来。 红尘多可笑 痴情最无聊 目空一切也好 此生未了心却已无所扰 只想换得半世逍遥 醒时对人笑 梦中全忘掉 叹天黑得太早 来生难料爱恨一笔勾销 对酒当歌 我只愿开心到老 风再冷不想逃 花再美也不想要 任我飘摇 天越高心越小 不问因果有多少 独自醉倒 今天哭明天笑 不求有人能明了 一身骄傲 歌在唱舞在跳 长夜漫漫不觉晓 将快乐寻找 ...... 若寒唱的很用情,这是她对人生的一种概况。不问因果,不问是非,只快乐的做她自己,那份无羁的洒脱,是她一生都在追求的。也许是感受到她歌里的深意,原本闭着眼睛的莫天傲情不自禁的张开眼,那一眼,让他原本风平浪静的心激起了阵阵涟漪。 莫天琪跟莫天麟更是惊呆了,不光只是因为若寒唱的好,更因为她唱出了自己心里一直所想要的那种生活,难怪,他们会忍不住的想要亲近她,因为她是身上就有他们一直想要的洒脱。 云汐瑶的眼睛睁得大大的,仿佛不认识她一般;锦夫人也是没想到,也许,他们都小看了她。 很完美的收音,若寒结束了她的表演。靠!她有唱得这么烂吗?摆脱给点反应好不好。若寒看着他们的表情各异,有些挫败感,这可是她苦练了一个月的成果好不好? “啪、啪、啪。”很响亮三声,“果然云府出人才啊!”皇上的一句赞赏顿时让若寒垂下去的眸又有了色彩,别人说好那都是浮云,皇上说好那才是真的好。这一刻,若寒算是圆满了!,9 冰冷以外的表情,五月初五,一年一度为期三天的狩猎大会在皇上的一声号令下正式开始了,得到头筹的能得到皇上亲赏的心愿一个,不管是什么,只有不涉及江山问题,都可以如愿。为此所有的皇子们都跃跃而试。 若寒对那什么心愿没什么兴趣,她有兴趣的是终于可以骑马了。骑马和唱歌,是若寒为数不多的兴趣里仅剩的了。唱歌,那是性格使然,就喜欢没事的时候吼那么两嗓子,心情也会跟着好很多;而骑马,她是有正儿八经的学过一年的,虽然比不上那些专业的骑手,但比上不足比下还是搓搓有余的。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没说不准带女眷,若寒让丫头们连夜赶出了两件骑装,一切准备就绪后,若寒看着身上的骑马装很满意的笑了,还真有点巾帼不让须眉的味道。 “王妃、王妃。”小瘦跑着进来 “嗯?” “王爷已经准备好了,可是好像没有要让王妃去的意思呢!” “什么?”若寒大叫着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为什么?” “奴婢也不知道呢?” “把东西带上,去书房!” 书房里莫天傲正在跟莫天琪和莫天麟说着什么,突然房门被“碰”的一脚踢开了,所以人都愣住了。都说冲动是魔鬼,这会儿若寒就彻底被魔鬼缠身了,停顿了半秒,走上前,拍着桌子吼道:“这次狩猎你是不是没打算让我去?” 莫天傲挑着剑眉看着若寒,“你是不是太没规矩了?”言语中的冷冽让若寒不寒而栗 “喂,两夫妻之间哪那么多规矩。” “哦——!” “四哥,父皇说可以带女眷的,为何四哥不带四嫂去?”莫天琪适时的站出来 “嗯嗯!”听到有人为她说话,若寒的再次不怕死的点点头,还是有同盟的好 “你这么想去?” “嗯嗯!”又重重的点点头 “那就一起去吧。顺便叫上锦儿一起。” “呃...”这是莫天琪跟莫天麟的惊讶声 若寒并不在乎多个人去,只有她能去就万事OK!一行人来到门外,锦夫人早已款款的等候着了 “妾身见过王爷。”锦夫人的声音细软的让若寒汗毛直竖 “嗯。”依旧没有什么表情,“准备出发吧。” “四爷,我要骑马!”若寒拉着莫天傲的袖子说 莫天傲瞥了一眼若寒,那意思是在说“你也会骑马?”。若寒无畏的对着他的眼光回了过去“姐我会的就是骑马!” “管家,再牵匹马来。” “是。” 不多时,一匹红棕色的马牵了过来,若寒一见高兴的跑了过去,“哇,真是匹好马?” 莫天傲有些意外的看着若寒,莫天麟却说话了,“四嫂也会骑马?” 若寒给了他个等着瞧的眼神,纵身上马,动作一气呵成,漂亮中带着英气。 “哈哈,原来四嫂也是个骑士呢!”莫天麟笑着说,不免对若寒的欣赏更深一层 莫天傲也有那么瞬的惊叹,但转瞬间又恢复到冰冷,让人以为那只是个错觉。马车里的锦夫人气的咬牙切齿,总有一天她要让她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出发!”莫天傲一声令下。
回家的诱惑27
www.di4s.com 2014-08-08
、万岁、万万岁。” “众卿家平身!”洪亮饱满的声音响彻正殿 “老八、老九,这次你们又立了大功,想让朕赏赐你们什么?” “回皇上,儿臣们只愿我天都繁荣强盛,不敢奢要奖赏。”八爷莫天祺站出来回到 “哈哈哈哈,好、好、好,这才是我天都的英雄,朕的好儿子。”这一刻皇上的脸色才有了丝丝的笑意 “皇上,八爷、九爷有这样的胸襟实属我天都之幸啊。”兵部尚书崔浩站了出来 “是啊、是啊。”众大臣纷纷附和。八爷九爷只是轻轻一笑,不再说话,莫天傲一直冷着脸,没有表情 “是啊,父皇,八弟九弟这次确实是功不可没啊,如果不是要帮父皇处理内务,儿臣也很想跟着他们领兵打仗呢。”太子莫天夜适时说道 “太子说笑了,您是天都未来的储君,领兵打仗万一伤到了,那我们就罪过了。”九王爷莫天麟似有些挑衅的说太子的脸马上沉了下去,气氛一时紧张了起来,半响,“呵呵呵,九弟真是会开玩笑。” “皇上,是时候开宴了。”这时太监总管李英连忙的站出来打圆场 “嗯!”皇上点了点头,“摆驾亲和殿。”“摆驾!” 若寒一个人等到花都快谢完的时候才等来开宴的消息,可是消息不是莫天傲带来的,而是一个小宫女。若寒对他的差评又多了一条,自己把她丢在这里,要个宫女来找她,真的没品到不行。若寒跟着宫女左饶右拐的才到了亲和殿,皇上坐在正上方,旁边都坐着皇子和大臣们,女眷都坐在各自的旁边。若寒一进门就看见这么盛大的场景,一时忘了要做什么,就那么立在了那里。,15 太子与九爷的PK,若寒来到亲和殿的时候就看见这样的场景,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反应,楞在了那里 “见到皇上还不行礼!”太监总管离李英连尖细的声音让若寒猛的清醒了过来,随后忙的跪下,“参加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抬起头来!” 若寒抬起来头,看见皇上刚毅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不知道是生气呢还是生气呢? “父皇,汐瑶是儿臣刚娶的王妃,若是冒犯了父皇,还请开恩。”莫天敖这时走了出来跪下 “原来是云将军的女儿啊,都起来吧!” “谢父皇!” “谢皇上!” “呵呵呵,汐瑶也应该喊朕一声父皇才是啊!”皇上突然大笑着说。果然最难测是帝王心啊,若寒边往莫天敖那边移边心里肺腑 “大家不必拘谨,就当是普通的家宴,随意些吧。” “是,皇上!” 若寒坐定后,大眼睛就开始滴溜滴溜的转着,“到底哪个才是八爷跟九爷啊,貌似皇子们都长的差不多啊。”其实龙生九子各有不同,确实是这个道理,但是她看了这么久,还只有四王爷莫天敖跟皇上长得最像。若寒也不想纠结谁是谁了,填饱肚子才是王道,拿起桌前的葡萄就吃了起来。 “你到底是谁?”莫天敖故意往若寒身边靠了靠,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道。若寒一个不稳,一颗葡萄从手中掉了下去,滚到了她对面一个女人的脚边,被发现了么?若寒悲催的想“呵呵,王爷说什么呢,汐瑶怎么听不懂?”装傻,她的强项之一 “是吗?”莫天敖淡淡的说了句,又回到了那张没有表情的脸。 靠,他上辈子肯定是冰做的,这辈子才这么冷。转念一想,怕什么?反正没有人知道她是怎么来的,她说她是云汐瑶那她就是。这么想着心里舒服多了,连身子也挺得更直了。 “皇上,今天是庆贺八爷九爷凯旋的庆功宴,光有酒没有歌舞怎么行呢?小女子不才,愿献舞一曲。”就在大家安静的喝着酒的时候一个清脆的声音响了起来。若寒抬头一看,不是别人,正是她的那颗掉落的葡萄的‘新主人’。 “准了。” “谢皇上!” 乐声响起,那女子款款起舞,若寒不懂舞蹈,但光从欣赏的角度来看,确实跳的很好,至少她是这么想的。只是有点若寒想不通,她干嘛老盯着自己看,看的她浑身发毛。拜托,她的性取向可是很正常的。再仔细一看,不对啊,眼神中分明有着怨愤。若寒对天发誓,她没有挖过她家祖坟。一曲散终,一个很漂亮的回旋。 “哈哈哈哈,好、好、好,果然不愧是云将军女儿啊。”皇上拍着手大声的赞叹 什么?云将军的女儿?若寒果然是被倒霉给催的,她收回她刚刚的那句话。“谢皇上赞赏。”云汐瑶笑意盈盈的回到自己的桌位上 “父皇,汐梦的舞姿确实美不胜收啊,看得九弟都魂不守舍了呢。” “八哥,别胡说。”莫天麟忙的阻止,只是红着的脸已经出卖了他 “哦,看来朕的老九长大了呢,是时候该娶王妃了!” 若寒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云汐梦在听到皇上的话是身子明显的僵了一下,她,似乎不愿意!
淫乱人妻
www.b8j.net 2014-08-08
莫天琪跟莫天麟就这么任若寒拉着来到了她的地盘,一句怨言也没有!他们是不敢啊,母妃过世的早,是莫天敖看着他们长大的,他们从小就很敬重他,现在拉着他们的可是四嫂啊,就算有怨言也不敢讲。 若寒把他们一个按在坐在了左边的椅子上,一个按在了右边,然后双手环胸的看着他们,“谁是八爷?” 左边的那个很自觉的抬了抬手 “哦,那你就是九爷了。”若寒看着右边的问 莫天麟本来想说‘这不是明摆着的还问?’但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而是很配合的点点头 “其实四嫂,你可以跟四哥一样喊我们八弟九弟的。”莫天琪很友善的说 “八弟九弟?我可不敢,你们可是王爷,以后还要靠你们罩着呢!” “不敢?”两个人同时出声,然后互相看了对方一眼,“什么情况?” “嘿嘿,就算我们达成同盟战线啊,意思就算以后我们就是一伙的了。” “......” “不懂?” 两个人很默契的一起点点头,四嫂当然是由四哥罩着了,连他们也是跟着四哥走的 若寒拖着下巴若有所思的在屋里转了两圈,然后说:“你们听不听你四哥的话?” 两人点点头 “那你们应该也会听四嫂的话喽?”若寒有些没底气的问 两个人又互相看了一眼对方,点点头 “很好!”突然来的大声音让他们一愣,这个四嫂果然不是一般人! “呵呵呵,吓着了?没关系,以后我会很温柔的。既然要听话就要站在我这边,我会很好的罩着你们的,知道了吧?” 刚还说要他们罩着她,怎么才一会儿功夫就变成她罩着他们了? 不过也对,四哥要是宠着四嫂的话,他们一不小心犯了错误还有四嫂给说情,这还是很划算的。兄弟两这么想着就圆满了 而若寒的想法就刚好相反了,而且她觉得自己诱导他们以为莫天敖很喜欢她的这个做法很不靠谱,但是目前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双方都达成了目的,接下来的相处就相当的和谐了 若寒发现了,他们其实也只有十七岁,在她那个年代还只是个孩子,在这里却要背负那么多,还有上战场,连生死都是个未知。不免对他们多了份心疼 而他们则认为若寒特别有意思,不像那些深闺小姐,她似乎懂的东西很多,说话也很有趣。 总之一句话,双方都狠满意!,五月初五,一年一度为期三天的狩猎大会在皇上的一声号令下正式开始了,得到头筹的能得到皇上亲赏的心愿一个,不管是什么,只有不涉及江山问题,都可以如愿。为此所有的皇子们都跃跃而试。 若寒对那什么心愿没什么兴趣,她有兴趣的是终于可以骑马了。骑马和唱歌,是若寒为数不多的兴趣里仅剩的了。唱歌,那是性格使然,就喜欢没事的时候吼那么两嗓子,心情也会跟着好很多;而骑马,她是有正儿八经的学过一年的,虽然比不上那些专业的骑手,但比上不足比下还是搓搓有余的。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没说不准带女眷,若寒让丫头们连夜赶出了两件骑装,一切准备就绪后,若寒看着身上的骑马装很满意的笑了,还真有点巾帼不让须眉的味道。 “王妃、王妃。”小瘦跑着进来 “嗯?” “王爷已经准备好了,可是好像没有要让王妃去的意思呢!” “什么?”若寒大叫着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为什么?” “奴婢也不知道呢?” “把东西带上,去书房!” 书房里莫天傲正在跟莫天琪和莫天麟说着什么,突然房门被“碰”的一脚踢开了,所以人都愣住了。都说冲动是魔鬼,这会儿若寒就彻底被魔鬼缠身了,停顿了半秒,走上前,拍着桌子吼道:“这次狩猎你是不是没打算让我去?” 莫天傲挑着剑眉看着若寒,“你是不是太没规矩了?”言语中的冷冽让若寒不寒而栗 “喂,两夫妻之间哪那么多规矩。” “哦——!” “四哥,父皇说可以带女眷的,为何四哥不带四嫂去?”莫天琪适时的站出来 “嗯嗯!”听到有人为她说话,若寒的再次不怕死的点点头,还是有同盟的好 “你这么想去?” “嗯嗯!”又重重的点点头 “那就一起去吧。顺便叫上锦儿一起。” “呃...”这是莫天琪跟莫天麟的惊讶声 若寒并不在乎多个人去,只有她能去就万事OK!一行人来到门外,锦夫人早已款款的等候着了 “妾身见过王爷。”锦夫人的声音细软的让若寒汗毛直竖 “嗯。”依旧没有什么表情,“准备出发吧。” “四爷,我要骑马!”若寒拉着莫天傲的袖子说 莫天傲瞥了一眼若寒,那意思是在说“你也会骑马?”。若寒无畏的对着他的眼光回了过去“姐我会的就是骑马!” “管家,再牵匹马来。” “是。” 不多时,一匹红棕色的马牵了过来,若寒一见高兴的跑了过去,“哇,真是匹好马?” 莫天傲有些意外的看着若寒,莫天麟却说话了,“四嫂也会骑马?” 若寒给了他个等着瞧的眼神,纵身上马,动作一气呵成,漂亮中带着英气。 “哈哈,原来四嫂也是个骑士呢!”莫天麟笑着说,不免对若寒的欣赏更深一层 莫天傲也有那么瞬的惊叹,但转瞬间又恢复到冰冷,让人以为那只是个错觉。马车里的锦夫人气的咬牙切齿,总有一天她要让她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出发!”莫天傲一声令下。,第二天,狩猎继续进行,也许是昨天的约定起了决定性的效果,所以大家都卯足了劲,不为别的,不蒸馒头争口气。 若寒这次喊的更加卖力了,直直九爷九爷的喊,最后喊得皇上也都头疼了,这个四王妃是不是太强悍了点。终于,若寒喊不动了,大口大口的喝着水,边喝边注意着云汐梦。 云汐梦平静的脸上看不出任何的情绪,似乎这一切都跟她没什么关系。若寒心里有些闷闷的,为莫天麟不值,又为云汐瑶的痴情惋惜。爱情,果然害人不浅。 两个时辰后,所有的皇子们都回来了,手里拿着胜利的成果。若寒心里无比纠结的等着结果。结果很快的统计出来了,太监总管看了一眼皇上,皇上点了点头,随后宣布,胜利着为四王爷莫天敖。这个结果倒是让若寒有些吃惊,她看了看莫天敖,他依旧是那种波澜不惊的样子。突然,若寒懂了,四王爷是故意的,如果他们谁都不赢,那么昨晚的约定就不算数,这样无非是最好的结果,若寒深深的吐了口气。 “呵呵呵,朕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啊。太子、老九,你们怎么看?”说着看着太子跟莫天麟问 “父皇,既然儿臣跟九弟都没有赢,那昨晚所说的自然就不算了。”太子淡淡的回到 皇上最后又看着莫天麟“父皇,太子都没意见了,儿臣自然也没意见。” “嗯,这样最好了。大家都累了,回去歇着吧。” “是,儿臣们告退。” 所有的人各自都回了各自的营帐内,若寒走到莫天敖的营帐前,招呼都没打就径直走了进去 “啊......”若寒刚进去就退了出来,罪过啊罪过,看男人换衣服算不算罪过,阿弥陀佛! “进来吧!”帐内慵懒的声音响起,若寒深吸了口气,转身,进去 “有事!”莫天敖一副什么事都不在意的样子倒是让若寒过不去了,是她不够大方吗?还是他被人看习惯了?最后若寒认为一定是后者 “咳咳。”若寒故意轻咳了一声,好缓和一下,“你是故意的吧?” “都知道了为什么还问?”莫天敖假以正色的看着若寒,看得她一阵心慌,心也开始没规则‘扑通扑通’的跳
优酷网电视剧回家的诱惑
最大胆人体 2014-08-08
第二天,狩猎继续进行,也许是昨天的约定起了决定性的效果,所以大家都卯足了劲,不为别的,不蒸馒头争口气。 若寒这次喊的更加卖力了,直直九爷九爷的喊,最后喊得皇上也都头疼了,这个四王妃是不是太强悍了点。终于,若寒喊不动了,大口大口的喝着水,边喝边注意着云汐梦。 云汐梦平静的脸上看不出任何的情绪,似乎这一切都跟她没什么关系。若寒心里有些闷闷的,为莫天麟不值,又为云汐瑶的痴情惋惜。爱情,果然害人不浅。 两个时辰后,所有的皇子们都回来了,手里拿着胜利的成果。若寒心里无比纠结的等着结果。结果很快的统计出来了,太监总管看了一眼皇上,皇上点了点头,随后宣布,胜利着为四王爷莫天敖。这个结果倒是让若寒有些吃惊,她看了看莫天敖,他依旧是那种波澜不惊的样子。突然,若寒懂了,四王爷是故意的,如果他们谁都不赢,那么昨晚的约定就不算数,这样无非是最好的结果,若寒深深的吐了口气。 “呵呵呵,朕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啊。太子、老九,你们怎么看?”说着看着太子跟莫天麟问 “父皇,既然儿臣跟九弟都没有赢,那昨晚所说的自然就不算了。”太子淡淡的回到 皇上最后又看着莫天麟“父皇,太子都没意见了,儿臣自然也没意见。” “嗯,这样最好了。大家都累了,回去歇着吧。” “是,儿臣们告退。” 所有的人各自都回了各自的营帐内,若寒走到莫天敖的营帐前,招呼都没打就径直走了进去 “啊......”若寒刚进去就退了出来,罪过啊罪过,看男人换衣服算不算罪过,阿弥陀佛! “进来吧!”帐内慵懒的声音响起,若寒深吸了口气,转身,进去 “有事!”莫天敖一副什么事都不在意的样子倒是让若寒过不去了,是她不够大方吗?还是他被人看习惯了?最后若寒认为一定是后者 “咳咳。”若寒故意轻咳了一声,好缓和一下,“你是故意的吧?” “都知道了为什么还问?”莫天敖假以正色的看着若寒,看得她一阵心慌,心也开始没规则‘扑通扑通’的跳,若寒的出众表现赢得了满堂喝彩,这倒是若寒始料未及的。接着大家就是吃肉、喝酒,一片快活酒足饭饱后,皇上开口问:“大家都吃好了吗?” “是的,皇上。”众人回答 “好。那么现在就由太子来说说想要什么心愿了?” 太子站了起来,行过礼后说:“父皇,儿臣的心愿是想纳汐梦为我的侧妃!” 听到太子的话,云汐梦整个人一惊,眼神惶恐的看着皇上,皇上只是皱着眉,没有马上说话。 若寒也是小小的经历一下,虽然她并不喜欢云汐梦,但她的这幅身子好歹是她的妹妹,就算不管也不能无动于衷。况且这个太子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难保以后她不会被欺负。若寒看看九爷,给他视了个眼色,要是再不争,就没他的份了。 莫天麟有那么点犹豫,但只是一瞬间,最后他站起来,“父皇,儿臣本想好了,如果明天夺得头筹,就像父皇要人的,没想到太子比我先了一步,虽然说他的要求无可厚非,但汐梦总归是个人,有她自己的想法。不如这样吧,若明天儿臣能拿到头筹,就让汐梦自己选择,怎么样?” “九弟似乎很有把握明天能赢我!”太子本来有些醉意的脸,此刻看起来格外的阴森 “我从来不觉得我会输!”莫天麟朝着太子很有把握的一笑 “真够男人!”若寒在心里为莫天麟欢呼鼓掌。而云汐瑶则有所思的看着这两个人,不知道她到底在想什么 “那,汐瑶你的意思呢?”皇上转头看着云汐瑶问 云汐瑶起身,行礼,“汐瑶全屏皇上做主。”一句话,把所有的问题抛给了皇上,同时也让原本气势高涨的莫天麟莫名的有些挫败。若寒全都看在眼里,其实莫天麟等的是希望云汐瑶能稍微靠着他这边点。不过依若寒看来,云汐瑶目前的选择是明智的。 这一夜,注定有人无法入眠。半夜,若寒起身小解,却意外的看见莫天麟在射箭,她悄悄的走上去 “谁?”莫天麟猛的一个回身,可把若寒吓了一跳 “是我啊!”若寒没好气的说 “四嫂,你怎么还没睡?” “怕某人死了没人收尸,所以来看看。” “......”她的胆子到底是谁给的,连皇子也敢咒? “你在害怕?”若寒无视他拿起他手上的弓箭射了出去,‘嗖’,没中! “不是!” “那你半夜练个鬼啊!” “只是心烦!” “烦她不向着你对吧!” 莫天麟有些不自然的看着若寒,那感觉就像是他脱光了衣服站在她面前一样的囧 “其实吧,你完全不用这样。她本来心里的那个人就不是你,所以她向着谁都无所谓。还有,如果一个女人是你费尽心思都无法得到的人,还是趁早放弃的好,省的最后受伤更重。”说完还意味深长的拍拍他的肩,然后走了。莫天麟看着若寒的背影,原本眯沉的眼睛瞬间明亮了起来。
15ddd.cnm
林由美香 2014-08-08
若寒整了整衣服,站起来,“那小女子就先丑了。”然后对着太监总管说:“有胡琴没有?” “有的,四王妃请稍等。”李英连回道。不多时,胡琴拿来。若寒像模像样的拨了几下,然后正色道:“一会有谁觉得不好听的,就自己把耳朵堵上吧。” 说真的,若寒的才艺确实少的可怜,主要是因为她懒,再就是因为她感兴趣的事物比较少。这个胡琴还是她看了林青霞主演的东方不败的电影才想要学的,主要是想学林青霞那个边弹边唱的洒脱感。可是最后也就弹了一个月就丢了,没想到会在今天再次拿出来。 最后她清了清嗓子,边弹边唱了起来。 红尘多可笑 痴情最无聊 目空一切也好 此生未了心却已无所扰 只想换得半世逍遥 醒时对人笑 梦中全忘掉 叹天黑得太早 来生难料爱恨一笔勾销 对酒当歌 我只愿开心到老 风再冷不想逃 花再美也不想要 任我飘摇 天越高心越小 不问因果有多少 独自醉倒 今天哭明天笑 不求有人能明了 一身骄傲 歌在唱舞在跳 长夜漫漫不觉晓 将快乐寻找 ...... 若寒唱的很用情,这是她对人生的一种概况。不问因果,不问是非,只快乐的做她自己,那份无羁的洒脱,是她一生都在追求的。也许是感受到她歌里的深意,原本闭着眼睛的莫天傲情不自禁的张开眼,那一眼,让他原本风平浪静的心激起了阵阵涟漪。 莫天琪跟莫天麟更是惊呆了,不光只是因为若寒唱的好,更因为她唱出了自己心里一直所想要的那种生活,难怪,他们会忍不住的想要亲近她,因为她是身上就有他们一直想要的洒脱。 云汐瑶的眼睛睁得大大的,仿佛不认识她一般;锦夫人也是没想到,也许,他们都小看了她。 很完美的收音,若寒结束了她的表演。靠!她有唱得这么烂吗?摆脱给点反应好不好。若寒看着他们的表情各异,有些挫败感,这可是她苦练了一个月的成果好不好? “啪、啪、啪。”很响亮三声,“果然云府出人才啊!”皇上的一句赞赏顿时让若寒垂下去的眸又有了色彩,别人说好那都是浮云,皇上说好那才是真的好。这一刻,若寒算是圆满了!,15 太子与九爷的PK,若寒来到亲和殿的时候就看见这样的场景,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反应,楞在了那里 “见到皇上还不行礼!”太监总管离李英连尖细的声音让若寒猛的清醒了过来,随后忙的跪下,“参加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抬起头来!” 若寒抬起来头,看见皇上刚毅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不知道是生气呢还是生气呢? “父皇,汐瑶是儿臣刚娶的王妃,若是冒犯了父皇,还请开恩。”莫天敖这时走了出来跪下 “原来是云将军的女儿啊,都起来吧!” “谢父皇!” “谢皇上!” “呵呵呵,汐瑶也应该喊朕一声父皇才是啊!”皇上突然大笑着说。果然最难测是帝王心啊,若寒边往莫天敖那边移边心里肺腑 “大家不必拘谨,就当是普通的家宴,随意些吧。” “是,皇上!” 若寒坐定后,大眼睛就开始滴溜滴溜的转着,“到底哪个才是八爷跟九爷啊,貌似皇子们都长的差不多啊。”其实龙生九子各有不同,确实是这个道理,但是她看了这么久,还只有四王爷莫天敖跟皇上长得最像。若寒也不想纠结谁是谁了,填饱肚子才是王道,拿起桌前的葡萄就吃了起来。 “你到底是谁?”莫天敖故意往若寒身边靠了靠,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道。若寒一个不稳,一颗葡萄从手中掉了下去,滚到了她对面一个女人的脚边,被发现了么?若寒悲催的想“呵呵,王爷说什么呢,汐瑶怎么听不懂?”装傻,她的强项之一 “是吗?”莫天敖淡淡的说了句,又回到了那张没有表情的脸。 靠,他上辈子肯定是冰做的,这辈子才这么冷。转念一想,怕什么?反正没有人知道她是怎么来的,她说她是云汐瑶那她就是。这么想着心里舒服多了,连身子也挺得更直了。 “皇上,今天是庆贺八爷九爷凯旋的庆功宴,光有酒没有歌舞怎么行呢?小女子不才,愿献舞一曲。”就在大家安静的喝着酒的时候一个清脆的声音响了起来。若寒抬头一看,不是别人,正是她的那颗掉落的葡萄的‘新主人’。 “准了。” “谢皇上!” 乐声响起,那女子款款起舞,若寒不懂舞蹈,但光从欣赏的角度来看,确实跳的很好,至少她是这么想的。只是有点若寒想不通,她干嘛老盯着自己看,看的她浑身发毛。拜托,她的性取向可是很正常的。再仔细一看,不对啊,眼神中分明有着怨愤。若寒对天发誓,她没有挖过她家祖坟。一曲散终,一个很漂亮的回旋。 “哈哈哈哈,好、好、好,果然不愧是云将军女儿啊。”皇上拍着手大声的赞叹 什么?云将军的女儿?若寒果然是被倒霉给催的,她收回她刚刚的那句话。“谢皇上赞赏。”云汐瑶笑意盈盈的回到自己的桌位上 “父皇,汐梦的舞姿确实美不胜收啊,看得九弟都魂不守舍了呢。” “八哥,别胡说。”莫天麟忙的阻止,只是红着的脸已经出卖了他 “哦,看来朕的老九长大了呢,是时候该娶王妃了!” 若寒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云汐梦在听到皇上的话是身子明显的僵了一下,她,似乎不愿意!
同城聊天室
少女玉缝小说 2014-08-08
15 太子与九爷的PK,10 达成协议
香港三级明星
美女扒衣服真人游戏 2014-08-08
五月初五,一年一度为期三天的狩猎大会在皇上的一声号令下正式开始了,得到头筹的能得到皇上亲赏的心愿一个,不管是什么,只有不涉及江山问题,都可以如愿。为此所有的皇子们都跃跃而试。 若寒对那什么心愿没什么兴趣,她有兴趣的是终于可以骑马了。骑马和唱歌,是若寒为数不多的兴趣里仅剩的了。唱歌,那是性格使然,就喜欢没事的时候吼那么两嗓子,心情也会跟着好很多;而骑马,她是有正儿八经的学过一年的,虽然比不上那些专业的骑手,但比上不足比下还是搓搓有余的。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没说不准带女眷,若寒让丫头们连夜赶出了两件骑装,一切准备就绪后,若寒看着身上的骑马装很满意的笑了,还真有点巾帼不让须眉的味道。 “王妃、王妃。”小瘦跑着进来 “嗯?” “王爷已经准备好了,可是好像没有要让王妃去的意思呢!” “什么?”若寒大叫着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为什么?” “奴婢也不知道呢?” “把东西带上,去书房!” 书房里莫天傲正在跟莫天琪和莫天麟说着什么,突然房门被“碰”的一脚踢开了,所以人都愣住了。都说冲动是魔鬼,这会儿若寒就彻底被魔鬼缠身了,停顿了半秒,走上前,拍着桌子吼道:“这次狩猎你是不是没打算让我去?” 莫天傲挑着剑眉看着若寒,“你是不是太没规矩了?”言语中的冷冽让若寒不寒而栗 “喂,两夫妻之间哪那么多规矩。” “哦——!” “四哥,父皇说可以带女眷的,为何四哥不带四嫂去?”莫天琪适时的站出来 “嗯嗯!”听到有人为她说话,若寒的再次不怕死的点点头,还是有同盟的好 “你这么想去?” “嗯嗯!”又重重的点点头 “那就一起去吧。顺便叫上锦儿一起。” “呃...”这是莫天琪跟莫天麟的惊讶声 若寒并不在乎多个人去,只有她能去就万事OK!一行人来到门外,锦夫人早已款款的等候着了 “妾身见过王爷。”锦夫人的声音细软的让若寒汗毛直竖 “嗯。”依旧没有什么表情,“准备出发吧。” “四爷,我要骑马!”若寒拉着莫天傲的袖子说 莫天傲瞥了一眼若寒,那意思是在说“你也会骑马?”。若寒无畏的对着他的眼光回了过去“姐我会的就是骑马!” “管家,再牵匹马来。” “是。” 不多时,一匹红棕色的马牵了过来,若寒一见高兴的跑了过去,“哇,真是匹好马?” 莫天傲有些意外的看着若寒,莫天麟却说话了,“四嫂也会骑马?” 若寒给了他个等着瞧的眼神,纵身上马,动作一气呵成,漂亮中带着英气。 “哈哈,原来四嫂也是个骑士呢!”莫天麟笑着说,不免对若寒的欣赏更深一层 莫天傲也有那么瞬的惊叹,但转瞬间又恢复到冰冷,让人以为那只是个错觉。马车里的锦夫人气的咬牙切齿,总有一天她要让她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出发!”莫天傲一声令下。,7 所谓惊艳,13 狩猎之行3
goo.gl/jfrf
www.mimi.com 2014-08-08
16 最后的赢家,果然跟若寒想的一样,小瘦高兴的跟什么似的。其实不过只是跟王府差不多的东西,但因为是从皇宫离带出的,所以小瘦格外的珍惜。若寒什么也没说,她一直认为人总是要有那么些幻想的追求才好只是到现在她有三件事想不明白:一既然那个云汐梦那么喜欢莫天敖,为什么最后嫁过来的是她?二到底什么是莫天敖所在乎的,为什么每次见到他他总是冰着一张脸,好像别人欠几百万似的。若寒做了个很切实际的猜想,那就是被情所伤。三那对双生子什么时候来王府? 若寒潜意识里觉得这对双生子以后会是她很好的帮助,所以要好好的跟他们打好关系,以后有事了可以拿出来用一下 “王妃、王妃。”小瘦的声音永远都是那么高亢,可是为什么总是挑她在练字的时候出现呢,上次的打击她可没忘,早晚得报仇 “什么事啊?”无奈的放下了笔 小 瘦朝桌子上瞄了一眼,“王妃又在写字啊。” 若寒瞪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其实王妃的字也是挺好看的。” 这会儿拍马屁是不是晚了点?若寒悱恻,“少说废话,又有什么事了?” “哦,八爷九爷来了呢,说要见王妃,王爷让我来请王妃过去呢。” “什么,他们来了,怎么不早说。”话还没说完,人已经不在了 “呀,王妃,是在书房,不是前厅啊...”小瘦的话消失在了空中 若寒到前厅的时候并没有看到人,打听了才知道在书房,果然,心急了是吃不了热豆腐的 “四哥,你有没有发现四嫂挺好玩的?”九爷莫天麟饶有意思的说 “嗯,我也发现了。”八爷莫天琪跟着附和 莫天敖抬头看了他们一眼,漂亮的丹凤眼微眯着,“四嫂?你们什么时候这么熟了?” “我们对天发誓,我们只跟四嫂见过那一面。”莫天麟煞有其事的举起手,莫天琪又跟着附和的点点头,显然他们误会了莫天敖话里的意思 莫天敖也懒得解释,随手翻开桌上书看着 “我来了,我来了。”人未到,声先到 “呃...”好吧,她承认她确实有点过了,毕竟这里还是别人的地盘 莫天敖有些头疼的揉着眉,她的王妃什么时候能学会规矩先,“刚好,你们都想见对方,那今天就好好的见吧。”说着挥挥手 “哦,那我们走吧。”若寒也不客气,左手一个右手一个牵起就走了出去 莫天敖,盯着她牵着莫天麟和莫天琪的手,有些不是味道,“我一定是疯了。”莫天敖第一次有了除冰冷以外的表情。,8 真的很怕
www.jjj.38.con
www.38.jjj.com 2014-08-08
13 狩猎之行3,11 狩猎之行1,14 若寒的第二才艺
黄衣女秘书
幸福最晴天主题曲 2014-08-08
若寒的出众表现赢得了满堂喝彩,这倒是若寒始料未及的。接着大家就是吃肉、喝酒,一片快活酒足饭饱后,皇上开口问:“大家都吃好了吗?” “是的,皇上。”众人回答 “好。那么现在就由太子来说说想要什么心愿了?” 太子站了起来,行过礼后说:“父皇,儿臣的心愿是想纳汐梦为我的侧妃!” 听到太子的话,云汐梦整个人一惊,眼神惶恐的看着皇上,皇上只是皱着眉,没有马上说话。 若寒也是小小的经历一下,虽然她并不喜欢云汐梦,但她的这幅身子好歹是她的妹妹,就算不管也不能无动于衷。况且这个太子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难保以后她不会被欺负。若寒看看九爷,给他视了个眼色,要是再不争,就没他的份了。 莫天麟有那么点犹豫,但只是一瞬间,最后他站起来,“父皇,儿臣本想好了,如果明天夺得头筹,就像父皇要人的,没想到太子比我先了一步,虽然说他的要求无可厚非,但汐梦总归是个人,有她自己的想法。不如这样吧,若明天儿臣能拿到头筹,就让汐梦自己选择,怎么样?” “九弟似乎很有把握明天能赢我!”太子本来有些醉意的脸,此刻看起来格外的阴森 “我从来不觉得我会输!”莫天麟朝着太子很有把握的一笑 “真够男人!”若寒在心里为莫天麟欢呼鼓掌。而云汐瑶则有所思的看着这两个人,不知道她到底在想什么 “那,汐瑶你的意思呢?”皇上转头看着云汐瑶问 云汐瑶起身,行礼,“汐瑶全屏皇上做主。”一句话,把所有的问题抛给了皇上,同时也让原本气势高涨的莫天麟莫名的有些挫败。若寒全都看在眼里,其实莫天麟等的是希望云汐瑶能稍微靠着他这边点。不过依若寒看来,云汐瑶目前的选择是明智的。 这一夜,注定有人无法入眠。半夜,若寒起身小解,却意外的看见莫天麟在射箭,她悄悄的走上去 “谁?”莫天麟猛的一个回身,可把若寒吓了一跳 “是我啊!”若寒没好气的说 “四嫂,你怎么还没睡?” “怕某人死了没人收尸,所以来看看。” “......”她的胆子到底是谁给的,连皇子也敢咒? “你在害怕?”若寒无视他拿起他手上的弓箭射了出去,‘嗖’,没中! “不是!” “那你半夜练个鬼啊!” “只是心烦!” “烦她不向着你对吧!” 莫天麟有些不自然的看着若寒,那感觉就像是他脱光了衣服站在她面前一样的囧 “其实吧,你完全不用这样。她本来心里的那个人就不是你,所以她向着谁都无所谓。还有,如果一个女人是你费尽心思都无法得到的人,还是趁早放弃的好,省的最后受伤更重。”说完还意味深长的拍拍他的肩,然后走了。莫天麟看着若寒的背影,原本眯沉的眼睛瞬间明亮了起来。,“父皇,别听八哥的,没有的事。儿臣还想在为父皇上战场,不想儿女情长。” “成亲了也同样可以为朕上战杀敌,再说你也确实到了适婚的年纪了。” “父皇,儿臣还想再等等。” 皇上没有说话了,但脸上的表情很明显,那就是不爽! 半响后,皇上重重的叹了口气,“算了,朕累了,先回宫了,你们就随意吧。” “恭送皇上!” 皇上走了,很多大臣们也跟着走了,最后就剩下了他们兄弟几个了 “九弟,你明明喜欢汐梦那丫头,父皇要给你指婚你为什么不要。”莫天琪有些动怒了,也对,事情是他挑起来的,若果皇上真的要办人的话,他会是第一个 “八哥,你不懂的。”莫天麟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汐梦喜欢的是四哥。” “什么?”若寒一不小心的就惊呼了起来,而后才发现他们的眼神不对,尤其是莫天敖,马上解释道:“我不是吃醋,绝对不是。难怪她刚刚一直看着我,原来是因为这个,害我白担心一场。” “你担心什么?”莫天敖平静的话里听不出任何情绪 “呃...”若寒总不能告诉他她以为云汐瑶有断袖之癖吧,”没什么,没什么。“若寒忙的挥手 “九弟,你怎么知道的?”不光是莫天琪,若寒也很好奇,正伸长着脖子听着 “有次她托我送一根玉钗跟四哥,那时我就知道了。”莫天麟此刻脸上满满的都是失落 “好奇怪啊!”若寒拖着下巴所有所思的说 “什么奇怪?” 若寒看了他们一眼,“她竟然喜欢四爷,那为什么最后嫁给四爷的人是我呢?” 莫天琪跟莫天麟也不懂,然后跟着若寒一起看向莫天敖 莫天敖给了他们一个‘不要问我,我也不知道’的眼神就走出了亲和殿 “喂,你怎么不等等我啊。”若寒忙的要追上去,然后又突然想起什么,一边抓着好吃的往衣兜里放,一边看着八爷跟九爷说:“听说你们是双生子哦,怎么长的好像不太一样啊。不过我还是不知道你们哪个是八爷哪个是九爷,改天一定要去四爷府啊,让我好好看看。”说完把拿好的东西包好,走到门口的时候还不忘说一句:“一定要记得来啊。” 莫天琪跟莫天麟半天没反应过来,刚刚的那个是他们的四嫂吗?这就是传说中的大家闺秀?他们凌乱了。 马车上 若寒正想着一会小瘦看到这么些好吃的肯定高兴死了的时候,突然一道声音打断了她 “你似乎并不怕我们?” “谁说的,可怕了!”若寒说这话半真半假,其实她最怕的是那个皇上,太威严了,她可没忘记这是个皇权主义的世界,皇上掌握着生死大权 “我怎么觉得你并不怕?” 若寒抬起头,很认真的说:“我是真的很怕!”
www.19bbb
335577 2014-08-08
14 若寒的第二才艺,狩猎正式开始了,若寒总算见识到了,果然都是在马背上长大的,那个帅气。 “八爷、九爷,加油!加油!加油!”若寒兴奋的喊着,并做着现代人才能懂的加油动作,直把他们看到一愣一愣的,莫天傲更是眯沉着眼睛。 “呵呵呵,打打气嘛!”若寒有些傻傻的笑着 “呵呵呵,四王妃真是与众不同啊。”皇上浑厚的声音传来,然后看向马上的人,“去吧孩子们,拿回属于你们自己的荣耀。” “驾!”所有的皇子都冲了出去 若寒激动的手舞足蹈的喊着加油,刚刚的窘样又被抛到了脑后。锦夫人在一旁看得直咬牙,云汐梦则是用手用力的搅着手帕,都是一脸的恨意。 两个时辰后。皇子们陆陆续续的拿着自己的战利品回来了结果很快就出来了,太子爷多出一只兔子,所以夺得了第一天的头筹,大家对于这个结果似乎并不意外,四爷他们也是淡淡的没有表情 傍晚,篝火点了起来,野味驾了起来,香味弥漫了整个围场,引得若寒的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皇上脱去了平时的龙袍穿着便衣坐在篝火旁,各皇子纷纷入座,喝酒、谈笑,无不惬意。 若寒有些恍惚,大家现在都那么和谐的在一起,可是不知道哪天就会‘兵戎相见’。自古皇位的争夺,都是牺牲多少人换来的。 “汐梦啊,弹首曲子助兴吧。”就在这时皇上发话了 “是!”云汐瑶款款起身,驾好琴,谈了起来。十指纤纤的在琴间有节奏的拨动着,时而轻柔,时而雄壮,这个没有个大几年是没有这个功夫的。若寒向来是是是,非是非,平心而论,确实很好听 她偷偷的望了一眼莫天麟,完全一副沉醉的样子,只可惜襄王有梦,神女无心。其他人也是赞叹的欣赏,只有莫天傲闭着眼睛,看不出神情。 一曲终散,云汐瑶起身行礼。这才是真正大家闺秀的样子啊,若寒心里感叹。 “好好好。”皇上高兴的拍着手,“云将军有福了,有你这么聪慧的女儿,以后谁能娶到你那就真是有福气了。” “谢皇上赞赏,汐梦献丑了。” “哎,云小姐谦虚了,果真是配得上天都第一才女的称号啊!”太子看似欣赏的眼神直直的看着云汐梦 若寒又看了一眼莫天麟,眼光寒气逼人,难道他们是情敌?“汐梦谢太子爷赞赏!” “都说云将军的儿女个个出色,只是不知道我们的这位四王妃如何了?”三王爷突然说话,挑衅的意味非常明显靠!竟然拿她来说事!若寒心里已经把那个三王爷骂了几千遍了,差点就连祖宗十八代也给骂了。 “嗯,那四王妃也展现下才艺让我们见识下吧。” 再靠!她发现了,皇上是个最会见风使舵的人!云汐瑶掩嘴轻笑,若寒有点看不懂意思;锦夫人则是一脸看戏的表情;除了四爷一直冷冰冰的外,其他人都是直直的看着她。 原来,她也有成为焦点的时候!
www.555ye.com
www.19bbb 2014-08-08
8 真的很怕,莫天琪跟莫天麟就这么任若寒拉着来到了她的地盘,一句怨言也没有!他们是不敢啊,母妃过世的早,是莫天敖看着他们长大的,他们从小就很敬重他,现在拉着他们的可是四嫂啊,就算有怨言也不敢讲。 若寒把他们一个按在坐在了左边的椅子上,一个按在了右边,然后双手环胸的看着他们,“谁是八爷?” 左边的那个很自觉的抬了抬手 “哦,那你就是九爷了。”若寒看着右边的问 莫天麟本来想说‘这不是明摆着的还问?’但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而是很配合的点点头 “其实四嫂,你可以跟四哥一样喊我们八弟九弟的。”莫天琪很友善的说 “八弟九弟?我可不敢,你们可是王爷,以后还要靠你们罩着呢!” “不敢?”两个人同时出声,然后互相看了对方一眼,“什么情况?” “嘿嘿,就算我们达成同盟战线啊,意思就算以后我们就是一伙的了。” “......” “不懂?” 两个人很默契的一起点点头,四嫂当然是由四哥罩着了,连他们也是跟着四哥走的 若寒拖着下巴若有所思的在屋里转了两圈,然后说:“你们听不听你四哥的话?” 两人点点头 “那你们应该也会听四嫂的话喽?”若寒有些没底气的问 两个人又互相看了一眼对方,点点头 “很好!”突然来的大声音让他们一愣,这个四嫂果然不是一般人! “呵呵呵,吓着了?没关系,以后我会很温柔的。既然要听话就要站在我这边,我会很好的罩着你们的,知道了吧?” 刚还说要他们罩着她,怎么才一会儿功夫就变成她罩着他们了? 不过也对,四哥要是宠着四嫂的话,他们一不小心犯了错误还有四嫂给说情,这还是很划算的。兄弟两这么想着就圆满了 而若寒的想法就刚好相反了,而且她觉得自己诱导他们以为莫天敖很喜欢她的这个做法很不靠谱,但是目前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双方都达成了目的,接下来的相处就相当的和谐了 若寒发现了,他们其实也只有十七岁,在她那个年代还只是个孩子,在这里却要背负那么多,还有上战场,连生死都是个未知。不免对他们多了份心疼 而他们则认为若寒特别有意思,不像那些深闺小姐,她似乎懂的东西很多,说话也很有趣。 总之一句话,双方都狠满意!,14 若寒的第二才艺
kanmm88.tk
pv990 2014-08-08
8 真的很怕,10 达成协议
看黄片的播放器
武则天全集 2014-08-07
7 所谓惊艳,、万岁、万万岁。” “众卿家平身!”洪亮饱满的声音响彻正殿 “老八、老九,这次你们又立了大功,想让朕赏赐你们什么?” “回皇上,儿臣们只愿我天都繁荣强盛,不敢奢要奖赏。”八爷莫天祺站出来回到 “哈哈哈哈,好、好、好,这才是我天都的英雄,朕的好儿子。”这一刻皇上的脸色才有了丝丝的笑意 “皇上,八爷、九爷有这样的胸襟实属我天都之幸啊。”兵部尚书崔浩站了出来 “是啊、是啊。”众大臣纷纷附和。八爷九爷只是轻轻一笑,不再说话,莫天傲一直冷着脸,没有表情 “是啊,父皇,八弟九弟这次确实是功不可没啊,如果不是要帮父皇处理内务,儿臣也很想跟着他们领兵打仗呢。”太子莫天夜适时说道 “太子说笑了,您是天都未来的储君,领兵打仗万一伤到了,那我们就罪过了。”九王爷莫天麟似有些挑衅的说太子的脸马上沉了下去,气氛一时紧张了起来,半响,“呵呵呵,九弟真是会开玩笑。” “皇上,是时候开宴了。”这时太监总管李英连忙的站出来打圆场 “嗯!”皇上点了点头,“摆驾亲和殿。”“摆驾!” 若寒一个人等到花都快谢完的时候才等来开宴的消息,可是消息不是莫天傲带来的,而是一个小宫女。若寒对他的差评又多了一条,自己把她丢在这里,要个宫女来找她,真的没品到不行。若寒跟着宫女左饶右拐的才到了亲和殿,皇上坐在正上方,旁边都坐着皇子和大臣们,女眷都坐在各自的旁边。若寒一进门就看见这么盛大的场景,一时忘了要做什么,就那么立在了那里。,11 狩猎之行1
小骚屄
www.999jjjj.com 2014-08-07
16 最后的赢家,、万岁、万万岁。” “众卿家平身!”洪亮饱满的声音响彻正殿 “老八、老九,这次你们又立了大功,想让朕赏赐你们什么?” “回皇上,儿臣们只愿我天都繁荣强盛,不敢奢要奖赏。”八爷莫天祺站出来回到 “哈哈哈哈,好、好、好,这才是我天都的英雄,朕的好儿子。”这一刻皇上的脸色才有了丝丝的笑意 “皇上,八爷、九爷有这样的胸襟实属我天都之幸啊。”兵部尚书崔浩站了出来 “是啊、是啊。”众大臣纷纷附和。八爷九爷只是轻轻一笑,不再说话,莫天傲一直冷着脸,没有表情 “是啊,父皇,八弟九弟这次确实是功不可没啊,如果不是要帮父皇处理内务,儿臣也很想跟着他们领兵打仗呢。”太子莫天夜适时说道 “太子说笑了,您是天都未来的储君,领兵打仗万一伤到了,那我们就罪过了。”九王爷莫天麟似有些挑衅的说太子的脸马上沉了下去,气氛一时紧张了起来,半响,“呵呵呵,九弟真是会开玩笑。” “皇上,是时候开宴了。”这时太监总管李英连忙的站出来打圆场 “嗯!”皇上点了点头,“摆驾亲和殿。”“摆驾!” 若寒一个人等到花都快谢完的时候才等来开宴的消息,可是消息不是莫天傲带来的,而是一个小宫女。若寒对他的差评又多了一条,自己把她丢在这里,要个宫女来找她,真的没品到不行。若寒跟着宫女左饶右拐的才到了亲和殿,皇上坐在正上方,旁边都坐着皇子和大臣们,女眷都坐在各自的旁边。若寒一进门就看见这么盛大的场景,一时忘了要做什么,就那么立在了那里。,7 所谓惊艳
www.88tt.cc
成人游戏大全 2014-08-07
第二天,狩猎继续进行,也许是昨天的约定起了决定性的效果,所以大家都卯足了劲,不为别的,不蒸馒头争口气。 若寒这次喊的更加卖力了,直直九爷九爷的喊,最后喊得皇上也都头疼了,这个四王妃是不是太强悍了点。终于,若寒喊不动了,大口大口的喝着水,边喝边注意着云汐梦。 云汐梦平静的脸上看不出任何的情绪,似乎这一切都跟她没什么关系。若寒心里有些闷闷的,为莫天麟不值,又为云汐瑶的痴情惋惜。爱情,果然害人不浅。 两个时辰后,所有的皇子们都回来了,手里拿着胜利的成果。若寒心里无比纠结的等着结果。结果很快的统计出来了,太监总管看了一眼皇上,皇上点了点头,随后宣布,胜利着为四王爷莫天敖。这个结果倒是让若寒有些吃惊,她看了看莫天敖,他依旧是那种波澜不惊的样子。突然,若寒懂了,四王爷是故意的,如果他们谁都不赢,那么昨晚的约定就不算数,这样无非是最好的结果,若寒深深的吐了口气。 “呵呵呵,朕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啊。太子、老九,你们怎么看?”说着看着太子跟莫天麟问 “父皇,既然儿臣跟九弟都没有赢,那昨晚所说的自然就不算了。”太子淡淡的回到 皇上最后又看着莫天麟“父皇,太子都没意见了,儿臣自然也没意见。” “嗯,这样最好了。大家都累了,回去歇着吧。” “是,儿臣们告退。” 所有的人各自都回了各自的营帐内,若寒走到莫天敖的营帐前,招呼都没打就径直走了进去 “啊......”若寒刚进去就退了出来,罪过啊罪过,看男人换衣服算不算罪过,阿弥陀佛! “进来吧!”帐内慵懒的声音响起,若寒深吸了口气,转身,进去 “有事!”莫天敖一副什么事都不在意的样子倒是让若寒过不去了,是她不够大方吗?还是他被人看习惯了?最后若寒认为一定是后者 “咳咳。”若寒故意轻咳了一声,好缓和一下,“你是故意的吧?” “都知道了为什么还问?”莫天敖假以正色的看着若寒,看得她一阵心慌,心也开始没规则‘扑通扑通’的跳,第二天,狩猎继续进行,也许是昨天的约定起了决定性的效果,所以大家都卯足了劲,不为别的,不蒸馒头争口气。 若寒这次喊的更加卖力了,直直九爷九爷的喊,最后喊得皇上也都头疼了,这个四王妃是不是太强悍了点。终于,若寒喊不动了,大口大口的喝着水,边喝边注意着云汐梦。 云汐梦平静的脸上看不出任何的情绪,似乎这一切都跟她没什么关系。若寒心里有些闷闷的,为莫天麟不值,又为云汐瑶的痴情惋惜。爱情,果然害人不浅。 两个时辰后,所有的皇子们都回来了,手里拿着胜利的成果。若寒心里无比纠结的等着结果。结果很快的统计出来了,太监总管看了一眼皇上,皇上点了点头,随后宣布,胜利着为四王爷莫天敖。这个结果倒是让若寒有些吃惊,她看了看莫天敖,他依旧是那种波澜不惊的样子。突然,若寒懂了,四王爷是故意的,如果他们谁都不赢,那么昨晚的约定就不算数,这样无非是最好的结果,若寒深深的吐了口气。 “呵呵呵,朕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啊。太子、老九,你们怎么看?”说着看着太子跟莫天麟问 “父皇,既然儿臣跟九弟都没有赢,那昨晚所说的自然就不算了。”太子淡淡的回到 皇上最后又看着莫天麟“父皇,太子都没意见了,儿臣自然也没意见。” “嗯,这样最好了。大家都累了,回去歇着吧。” “是,儿臣们告退。” 所有的人各自都回了各自的营帐内,若寒走到莫天敖的营帐前,招呼都没打就径直走了进去 “啊......”若寒刚进去就退了出来,罪过啊罪过,看男人换衣服算不算罪过,阿弥陀佛! “进来吧!”帐内慵懒的声音响起,若寒深吸了口气,转身,进去 “有事!”莫天敖一副什么事都不在意的样子倒是让若寒过不去了,是她不够大方吗?还是他被人看习惯了?最后若寒认为一定是后者 “咳咳。”若寒故意轻咳了一声,好缓和一下,“你是故意的吧?” “都知道了为什么还问?”莫天敖假以正色的看着若寒,看得她一阵心慌,心也开始没规则‘扑通扑通’的跳
小说风流侍女
连续剧回家的诱惑 2014-08-06
莫天琪跟莫天麟就这么任若寒拉着来到了她的地盘,一句怨言也没有!他们是不敢啊,母妃过世的早,是莫天敖看着他们长大的,他们从小就很敬重他,现在拉着他们的可是四嫂啊,就算有怨言也不敢讲。 若寒把他们一个按在坐在了左边的椅子上,一个按在了右边,然后双手环胸的看着他们,“谁是八爷?” 左边的那个很自觉的抬了抬手 “哦,那你就是九爷了。”若寒看着右边的问 莫天麟本来想说‘这不是明摆着的还问?’但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而是很配合的点点头 “其实四嫂,你可以跟四哥一样喊我们八弟九弟的。”莫天琪很友善的说 “八弟九弟?我可不敢,你们可是王爷,以后还要靠你们罩着呢!” “不敢?”两个人同时出声,然后互相看了对方一眼,“什么情况?” “嘿嘿,就算我们达成同盟战线啊,意思就算以后我们就是一伙的了。” “......” “不懂?” 两个人很默契的一起点点头,四嫂当然是由四哥罩着了,连他们也是跟着四哥走的 若寒拖着下巴若有所思的在屋里转了两圈,然后说:“你们听不听你四哥的话?” 两人点点头 “那你们应该也会听四嫂的话喽?”若寒有些没底气的问 两个人又互相看了一眼对方,点点头 “很好!”突然来的大声音让他们一愣,这个四嫂果然不是一般人! “呵呵呵,吓着了?没关系,以后我会很温柔的。既然要听话就要站在我这边,我会很好的罩着你们的,知道了吧?” 刚还说要他们罩着她,怎么才一会儿功夫就变成她罩着他们了? 不过也对,四哥要是宠着四嫂的话,他们一不小心犯了错误还有四嫂给说情,这还是很划算的。兄弟两这么想着就圆满了 而若寒的想法就刚好相反了,而且她觉得自己诱导他们以为莫天敖很喜欢她的这个做法很不靠谱,但是目前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双方都达成了目的,接下来的相处就相当的和谐了 若寒发现了,他们其实也只有十七岁,在她那个年代还只是个孩子,在这里却要背负那么多,还有上战场,连生死都是个未知。不免对他们多了份心疼 而他们则认为若寒特别有意思,不像那些深闺小姐,她似乎懂的东西很多,说话也很有趣。 总之一句话,双方都狠满意!,8 真的很怕,若寒整了整衣服,站起来,“那小女子就先丑了。”然后对着太监总管说:“有胡琴没有?” “有的,四王妃请稍等。”李英连回道。不多时,胡琴拿来。若寒像模像样的拨了几下,然后正色道:“一会有谁觉得不好听的,就自己把耳朵堵上吧。” 说真的,若寒的才艺确实少的可怜,主要是因为她懒,再就是因为她感兴趣的事物比较少。这个胡琴还是她看了林青霞主演的东方不败的电影才想要学的,主要是想学林青霞那个边弹边唱的洒脱感。可是最后也就弹了一个月就丢了,没想到会在今天再次拿出来。 最后她清了清嗓子,边弹边唱了起来。 红尘多可笑 痴情最无聊 目空一切也好 此生未了心却已无所扰 只想换得半世逍遥 醒时对人笑 梦中全忘掉 叹天黑得太早 来生难料爱恨一笔勾销 对酒当歌 我只愿开心到老 风再冷不想逃 花再美也不想要 任我飘摇 天越高心越小 不问因果有多少 独自醉倒 今天哭明天笑 不求有人能明了 一身骄傲 歌在唱舞在跳 长夜漫漫不觉晓 将快乐寻找 ...... 若寒唱的很用情,这是她对人生的一种概况。不问因果,不问是非,只快乐的做她自己,那份无羁的洒脱,是她一生都在追求的。也许是感受到她歌里的深意,原本闭着眼睛的莫天傲情不自禁的张开眼,那一眼,让他原本风平浪静的心激起了阵阵涟漪。 莫天琪跟莫天麟更是惊呆了,不光只是因为若寒唱的好,更因为她唱出了自己心里一直所想要的那种生活,难怪,他们会忍不住的想要亲近她,因为她是身上就有他们一直想要的洒脱。 云汐瑶的眼睛睁得大大的,仿佛不认识她一般;锦夫人也是没想到,也许,他们都小看了她。 很完美的收音,若寒结束了她的表演。靠!她有唱得这么烂吗?摆脱给点反应好不好。若寒看着他们的表情各异,有些挫败感,这可是她苦练了一个月的成果好不好? “啪、啪、啪。”很响亮三声,“果然云府出人才啊!”皇上的一句赞赏顿时让若寒垂下去的眸又有了色彩,别人说好那都是浮云,皇上说好那才是真的好。这一刻,若寒算是圆满了!
苏州哪里好玩
痴汉电车qvod 2014-08-06
第二天,狩猎继续进行,也许是昨天的约定起了决定性的效果,所以大家都卯足了劲,不为别的,不蒸馒头争口气。 若寒这次喊的更加卖力了,直直九爷九爷的喊,最后喊得皇上也都头疼了,这个四王妃是不是太强悍了点。终于,若寒喊不动了,大口大口的喝着水,边喝边注意着云汐梦。 云汐梦平静的脸上看不出任何的情绪,似乎这一切都跟她没什么关系。若寒心里有些闷闷的,为莫天麟不值,又为云汐瑶的痴情惋惜。爱情,果然害人不浅。 两个时辰后,所有的皇子们都回来了,手里拿着胜利的成果。若寒心里无比纠结的等着结果。结果很快的统计出来了,太监总管看了一眼皇上,皇上点了点头,随后宣布,胜利着为四王爷莫天敖。这个结果倒是让若寒有些吃惊,她看了看莫天敖,他依旧是那种波澜不惊的样子。突然,若寒懂了,四王爷是故意的,如果他们谁都不赢,那么昨晚的约定就不算数,这样无非是最好的结果,若寒深深的吐了口气。 “呵呵呵,朕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啊。太子、老九,你们怎么看?”说着看着太子跟莫天麟问 “父皇,既然儿臣跟九弟都没有赢,那昨晚所说的自然就不算了。”太子淡淡的回到 皇上最后又看着莫天麟“父皇,太子都没意见了,儿臣自然也没意见。” “嗯,这样最好了。大家都累了,回去歇着吧。” “是,儿臣们告退。” 所有的人各自都回了各自的营帐内,若寒走到莫天敖的营帐前,招呼都没打就径直走了进去 “啊......”若寒刚进去就退了出来,罪过啊罪过,看男人换衣服算不算罪过,阿弥陀佛! “进来吧!”帐内慵懒的声音响起,若寒深吸了口气,转身,进去 “有事!”莫天敖一副什么事都不在意的样子倒是让若寒过不去了,是她不够大方吗?还是他被人看习惯了?最后若寒认为一定是后者 “咳咳。”若寒故意轻咳了一声,好缓和一下,“你是故意的吧?” “都知道了为什么还问?”莫天敖假以正色的看着若寒,看得她一阵心慌,心也开始没规则‘扑通扑通’的跳,等到达围场的时候已过午时,下人们都在准备扎营。若寒有些新奇的到处转悠,她只在电视见过狩猎,却从来没有亲身经历过,想不到自己会有这么个机会,等以后回去了也可以讲给他们听听,怕只怕到时候他们一定会拿自己当疯子的。不过一想到回去,若寒又失落了起来,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回得去。她是在爬山的时候不小心踩了个洞,就这样莫名其妙的来了,那她是不是还要再踩个洞才能回去? “ 汐瑶!”正当若寒在胡思乱想的时候,背后穿来了一个声音,转身一看 “汐梦!” “为什么要背叛我?”说话中带着深深的伤痛 背叛?若寒惊住了!用一种不理解的眼神看着她 “呵呵。”云汐梦苦笑,“我还是被你骗了,你演的那么好,我以为你是真的放弃了,没想到...”云汐梦说道这里的时候一改柔软,眼神马上阴狠了起来,“即便是这样,我也不会放弃的,我会拿回原本就属于我的一切!”说完转身就走 若寒想要拉住她问清楚,却半路停止了,“难道是......?”若寒想到这个可能,不由得凌乱了。皇上营帐内 “各位皇儿们,今天就让朕好好的见识你们马上的风采,把所有的本事都拿出来,知道吗?”皇上今天的心情很好,整个人显得精神无比 “是,儿臣们定不负父皇的厚望。”纵皇子们齐声答道 “好!” “父皇,八弟九弟被称为马上将军,儿臣想这次头筹一定会是他们中间的一个。”太子莫天夜笑意迎人的说,只是那笑有些意味深长 “太子这么说真是太看得起我们兄弟了,我们可不敢跟您比,都知道太子的骑术是一等一的好,我们来也不过是漏漏脸给太子当个陪衬。”莫天麟似乎是有意跟太子抬杠,不管太子说什么他都要还回去 “九弟谦虚了!”太子虽然生气,但表面上的功夫却做的很好,让人看不清真假 皇上似乎见怪了这样的场景,没说话没表情,淡淡的喝着他的茶 “呵呵,九弟是跟二哥闹着玩呢,从小不就这样,二哥莫要生气的好。”莫天琪看准时候出来打圆场 “呵呵,怎么会呢,二哥不是那么小气的人。” 莫 天傲和其他几位皇子就这么看着,都没有说话。 “好了,兄弟间斗斗嘴也能增加感情,不要过了就好。现在都回去休息吧,半个时辰后,狩猎正式开始。” “是,父皇。”大家都退了出来 我们的这位伟大的皇上一共生了九个,最大的是位公主,已经出嫁塞外和亲了。二皇子就顺理成章的成了长子,在十岁的时候被立为太子。接下来的几位除了老七是公主外,其他都是皇子。皇子间也是有党派的,很显然的,四爷、八爷和九爷是一派的,剩下的是太子一派的。这之间的斗争也不是一句两句能说清的。 总之,帝王家里是非多啊!
www.mmcct.com
胶衣sina 2014-08-06
莫天琪跟莫天麟就这么任若寒拉着来到了她的地盘,一句怨言也没有!他们是不敢啊,母妃过世的早,是莫天敖看着他们长大的,他们从小就很敬重他,现在拉着他们的可是四嫂啊,就算有怨言也不敢讲。 若寒把他们一个按在坐在了左边的椅子上,一个按在了右边,然后双手环胸的看着他们,“谁是八爷?” 左边的那个很自觉的抬了抬手 “哦,那你就是九爷了。”若寒看着右边的问 莫天麟本来想说‘这不是明摆着的还问?’但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而是很配合的点点头 “其实四嫂,你可以跟四哥一样喊我们八弟九弟的。”莫天琪很友善的说 “八弟九弟?我可不敢,你们可是王爷,以后还要靠你们罩着呢!” “不敢?”两个人同时出声,然后互相看了对方一眼,“什么情况?” “嘿嘿,就算我们达成同盟战线啊,意思就算以后我们就是一伙的了。” “......” “不懂?” 两个人很默契的一起点点头,四嫂当然是由四哥罩着了,连他们也是跟着四哥走的 若寒拖着下巴若有所思的在屋里转了两圈,然后说:“你们听不听你四哥的话?” 两人点点头 “那你们应该也会听四嫂的话喽?”若寒有些没底气的问 两个人又互相看了一眼对方,点点头 “很好!”突然来的大声音让他们一愣,这个四嫂果然不是一般人! “呵呵呵,吓着了?没关系,以后我会很温柔的。既然要听话就要站在我这边,我会很好的罩着你们的,知道了吧?” 刚还说要他们罩着她,怎么才一会儿功夫就变成她罩着他们了? 不过也对,四哥要是宠着四嫂的话,他们一不小心犯了错误还有四嫂给说情,这还是很划算的。兄弟两这么想着就圆满了 而若寒的想法就刚好相反了,而且她觉得自己诱导他们以为莫天敖很喜欢她的这个做法很不靠谱,但是目前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双方都达成了目的,接下来的相处就相当的和谐了 若寒发现了,他们其实也只有十七岁,在她那个年代还只是个孩子,在这里却要背负那么多,还有上战场,连生死都是个未知。不免对他们多了份心疼 而他们则认为若寒特别有意思,不像那些深闺小姐,她似乎懂的东西很多,说话也很有趣。 总之一句话,双方都狠满意!,7 所谓惊艳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